DTGPX3-UQAIHUvK.jpg


「我親眼看過的雪,才是初雪。」

任性又固執的言論,有點孩子氣卻透露朴智旻天真的執著。
每當韓國下起雪時,他們不是人正在國外,便是碰巧成日待在室內,一而再再而三的錯過下雪。

「好想看雪。」

為什麼只是一個平凡的小願望,會如此難以實現呢?
田柾國懷疑朴智旻的運氣就算是自稱全南韓第二倒楣,也沒人敢搶第一的地步,不過這種玩笑話他現在已經說不出口,特別是他知道哥哥期待初雪的原因。
於心不忍看到哥哥被自己無心的玩笑話所傷,尤其是針對朴智旻的玩笑話,他學會在開口說笑前先想想合不合適。

「大概是田柾國的好運都被我吸走了吧?」

朴智旻的小臉沒了笑容,有點憂鬱逞強地勾起笑容,嘲諷自己,替弟弟完成沒能說出口的玩笑話。
宇宙最幸運的男人都站在他身邊了,為什麼他還是看不見雪呢?
田柾國捏住戀人比起過往更加沒肉的臉頰:「胡說什麼呀。明明最近飯有好好的吃,也有在吃零食,怎麼福氣都長不回臉上,跑哪裡去了?」
「好痛⋯⋯」朴智旻的臉頰通紅,不是因弟弟的力道,而是他的話語。
田柾國使出的力道一點也不重,是哥哥可以輕而易舉撥開的力道。
田柾國抱緊對他偷撒嬌的哥哥,他還是分不清楚,到底誰才是哥哥,即便交往已久。

「國兒,我好想看雪。」小手扯著田柾國的衣襬,好似這番胡鬧,對方就會成為天上的流星讓他許願成真。
「我知道,會陪你一起看的。不過號錫哥在催促我們去練習室了。」他知道,戀人的願望他都知道。
田柾國無奈舉起手機,上頭滿是群組詢問他們倆人跑去哪裡偷懶的訊息,短暫的休息時間結束。

田柾國真的很討厭朴智旻臉上逞強的笑容,那個笑容一點也不可愛,一點也不好看。
他最愛的糯米糕臉頰,為了形象問題變得消瘦,雖然阿米跟他說過「別再減肥」,他依舊是半刻意減著,相當在意照片拍起來的模樣。
「這拍起來還不錯吧!你覺得呢?」朴智旻像是在炫耀自己個人扇子拍得比上回還要好看,隱藏在言語底下的不安和沒有自信,田柾國讀到了。
田柾國摸著扇面,視線多停留幾秒:「很帥。」
「什麼呀。」朴智旻笑開懷,一記拳頭落在田柾國的身上。

他沒有向哥哥說過,在田柾國的眼裡,朴智旻沒有不好看的時候,唯一真正讓他感覺不好看的時候,是在大家面前逞強自己很好,同時也是讓田柾國感到特別無力的時候。
他不夠堅強嗎?
不足以依靠嗎?
為什麼要在我面前逞強?

田柾國一同祈禱雪能早些降下,並且是在他們能一起看見的時候。


連日來的低溫,繁忙行程總是迫使他們要早起忙碌,好不容易得來一天能讓他們睡到自然醒,田柾國卻是反常起了個大早,沒理由的。
掀開窗簾露出一個縫,窗外依舊沒有下雪。
他望向身旁熟睡的容顏,把被子揉起一角枕在臉頰下,不帶任何情緒,沒有半點妝容,潔淨樸素。
田柾國忍不住拿起手機拍了拍,隨後心滿意足地把手機收起。
今天會是個好日子吧?田柾國心想。
拿起朴智旻放在枕邊的手機解鎖,田柾國搶在鬧鐘響起之前提早關閉。
最近哥哥被他傳染難叫起床的惡習,鬧鐘非得用極度吵雜的音樂才能勉強把他們叫醒。
既然下午才有行程,那早上就來好好偷個閒吧。

田柾國想要私自佔有朴智旻的些許時間,於是竄進對方的被窩裡,把朴智旻摟進懷中:「小懶鬼,該起床了。」
「唔⋯⋯嗚⋯⋯」
「鬧鐘叫了好幾回,哥沒聽到嗎?」田柾國刻意把哥哥壓在胸口,不讓他抬起頭。
「有嗎⋯⋯?我沒有聽見啊⋯⋯」恍恍惚惚之間,朴智旻還弄不清處狀況。
「你設的鬧鈴好吵喔,一下子就把我叫醒了!哥睡得像小豬,怎麼叫都叫不起來。」
朴智旻心裡納悶,雖然他最近很難叫起床沒錯,還不至於到了聽不見手機鬧鈴的地步,尤其是他精心挑選了非常吵雜的音樂足以把全宿舍都吵醒。
朴智旻終於從田柾國偷笑的語氣中,還有緊擁他強制不能抬頭的行為,查出端倪來,使勁推開弟弟,翻身佔據上位:「想挨揍嗎?田柾國。」
然而又被弟弟輕鬆翻轉地位,得意壓制朴智旻,以一個吻消弭對方被吵起床的壞心情。


「今天能看見雪嗎?」

朴智旻靠在褓姆車窗邊望著灰濛濛的天空,碎念脫口而出。
回頭想要回應哥哥的田柾國,發現朴智旻正帶著耳機。
知道對方其實一點也不期待得到答案,甚至不想聽見任何消滅希望的回應。
田柾國低下頭查看手機,裝做沒聽見戀人接下來的喃喃自語,可他仍把答案擱在心上。

一心一意全神貫注在彩排上,仔細聽著哥哥們跟工作人員討論舞台的配置,也許專注工作是能讓他們暫且忘卻煩惱的方法。
休息時間,所有人待在待機室休息,唯獨不見田柾國的蹤影,若不是金碩珍問起田柾國去了哪裡,朴智旻仍沈浸於他該如何修正舞步的自我檢討裡。
才剛踏出待機室要去尋找弟弟的身影,旋即一隻手突然從一旁拉住他,對方突如其來的舉動讓朴智旻嚇得險些跌倒。
「哥快來!」田柾國眼明手快,連忙扶穩朴智旻,便一把拉住他朝外頭奔跑。
「怎麼了?呀!不要跑得這麼急!」
厚重的長版羽絨外套限制步伐難以邁開,朴智旻不清楚弟弟帶著他狂奔的理由,但是亢奮全寫在田柾國的臉上,不想損壞對方的興致只好任憑擺布。

跑到一扇鐵門前,這裡是場館的側門也是一處逃生門。
「哥自己打開。」
「打開?去哪?我們還得排練呢。」朴智旻跑了一小段路仍然不明白弟弟的所作所為,在門前磨磨蹭蹭非得搞清楚理由。
「快點打開就是了。」田柾國捉起哥哥的雙手壓在門桿上,用力一推,門打開了。

當厚重的門扉被兩人推開,剎那間,朴智旻感覺到鼻頭有一點冰冰的,接著眼皮上、臉頰上一一沾上了冰涼的感覺。

下雪了。
屬於他們的初雪。

抬起頭真的是片片雪花從天上落下,不是在做夢。
「是雪,在下雪!」朴智旻難掩興奮,心心念念的雪終於讓他看見。
「本來想四處走走,結果看見窗外正下著雪,我看雪下的不大,只好先帶你往外跑。其實⋯⋯在門打開之前,我也很害怕萬一沒有下雪怎麼辦?」田柾國的表情有些複雜,他擔心又會讓哥哥的期待撲空,雖然他選擇不說明理由,所以他跟朴智旻的運氣賭了一把。
還好他贏了,最幸運的男人不是浪得虛名。

「我們國兒是流星吧?遇見你,我也幸運了起來。」朴智旻張開小手,讓雪一點一滴的落入掌心裡。
「又在說傻話。」田柾國把手覆蓋在朴智旻的手上,緊緊牽牢。
互相凝視,好似除了這場雪,這個世界已無他人。
朴智旻從戀人的眸裡清醒過來,趕緊抓出口袋裡的手機,讓田柾國站的再更靠近些,兩人一起記錄下這一場初雪。

若是交往以前,田柾國可能會毫不避諱嘲笑哥哥想看初雪的天真。
身分不一樣,想法也不相同,或許戀人一起看初雪就能永遠在一起只是一種無稽之談。
可那份「想要永遠在一起」的想法,才是最最重要的事情,無比重視這份情感。

朴智旻盼著雪祈禱雪能早日降下,田柾國則守著氣象預報,在哥哥嘀咕能不能看見雪時,其實田柾國很想告訴哥哥有百分之六十的機率能看見雪,但是能不能看見雪的影響因素有太多,他難以拿捏,只能在看見雪的那一刻就立馬帶上哥哥往外跑。


-FIN-

殊不知這短短的一篇,我修改了幾百次(死目
難得有一篇我可以幫他們腦補劇情的故事
其實正主這麼甜,也不需要我來發糖了...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秋織楓 的頭像
秋織楓

ฅ•ﻌ•ฅ與世界逆行

秋織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