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為真凜提供的腦洞關鍵字是①晚安,晚安②強制送還③說不怕是騙人的;50分鐘內説想看的人達到20就畫(寫)起來回饋基友ヾ(:3ノシヾ)ノシ

*交往前提
*社會人士設定


這是他們交往的第二個冬天,大雪紛飛,凜獨自站在騎樓下等待真琴的出現。

實際上這場約會早在一個鐘頭前取消,因為真琴臨時要加開會議,不確定開會時間多長,只好先取消。

凜被放鴿子也不是第一回,真琴的公司是標準的血汗公司,薪水普通但要做的事情卻不少。與真琴交往的日子裡凜仍然無法適應,飄落於手掌心的雪花有股難以說出口的哀傷。

收回凍僵的雙手,凜決定離開。

漫無目的在大雪中漫步,他需要好好冷靜自己的腦袋,等凜回到住處已是兩個小時候的事情。

「凜?你去哪裡了,怎麼現在才回來,手機也沒有接。」當下通電話時感受到凜不太妙,心底很不踏實,結束會議後立刻趕來凜的住處,才發現凜沒有回家。


這是他們交往的第二個冬天,凜獨自站在大雪紛飛而空無一人的公園裡,手裡緊握的那個小黑盒正令他苦惱。

幾日之前,真琴跟他求婚了,由於太過突然凜並沒有當下回應真琴。

他還無法適應與真琴交往,從單戀變成相愛,在這之中改變得太快,已經習慣一個人的他,不習慣每日睜開眼睛就有真琴的陪伴。

交往一年後便同居的他們,生活上總是有摩擦,凜並沒有要結婚的打算,至少目前是如此。

不懂真琴為何會如此心急。

「凜!原來你在這裡,雪下這麼大怎麼不帶傘就出來?萬一感冒怎麼辦。」剛加班完回到家裡,沒有看見凜,打給凜也沒有接。真琴立刻出門尋找凜,就在附近的公園找到凜。身穿單薄的他,就站在大雪中發呆,真琴立刻脫下外套替凜擋掉雪。

凜回過神來,將握在手裡的黑盒推進真琴的手裡:「我還不想結婚,我還沒有做好準備。」

「凜……」當時凜沒有接受,真琴早已做好會被拒絕的準備,但真正被拒絕後,真琴難掩失落。

「我今天會回老家睡,就這樣。」凜拿下身上的外套,一併退還給真琴,東西歸還的那一刻凜有如釋重負的感覺。

肯定的婚姻最終都有可能不美滿,更何況是他們如此草草開始又不確定呢?

眼見凜走遠,真琴一個箭步跟上,拉住凜的手:「凜別走,聽我說。」

凜甩開真琴的手,退後了幾步,意外的想哭卻又哭不出來。「放手,我現在什麼也不想聽、不想說,只是暫時分開一下,不用擔心,晚安。」

二次被拍開的手,真琴再也受不了悶在心中的努火,衝向前緊抱凜。

「我承認求婚是因為我心急了,對不起,但是不要因此改變你對我的態度好嗎?」

「我不聽!不聽!」凜積極反抗想要掙脫。

「因為我害怕了!」真琴爆發般的大吼,鎮住在懷中掙扎的鯊魚。

「不管是女人還是男人,凜的追求者總是很多,我知道有個追求者向你求婚,也知道你拒絕對方,但我還是害怕,害怕哪天我不在是你心目中的最愛,所以想把你一輩子留在我身邊。」

一口氣說完心中所想,彼此沉默著。

大雪仍不停地下,或許是在暗示他們是否該冷靜一下,不要這麼衝動。

太自以為中心了嗎?凜反省著自己。衝突發生的時候,確實他只想到自己,沒有想過真琴的想法。

「對不起……」

「啊…!別道歉啊……該道歉的是我,……」

「但是別以為我會因為這樣就結婚,戒指就乖乖的收回去吧。」凜再次推開真琴,但這回他走的方向可是他們的家。

「不結婚也沒有關係,至少戴上戒指吧,別讓我一直擔心啊……」迅速跟上凜的步伐,把黑盒子交回他的手中。

「才不要,就要是讓你擔心啊,知道我重要了吧。」滿是驕傲的神情,卻默默把黑盒子給收下了。

真琴二話不說,扛起凜走回家門,他還有別種方式可以宣示主權,例如……草莓圍巾之類的。

「喂!橘真琴你快點放我下來啊--!」

「小聲點,鄰居會聽到的。」

「該死的傢伙!」這是甜密的怒吼,無傷大雅。

「晚安,晚安。」

 

------------------
歐歐歐歐歐,久違的一篇真凜文,不好意思讓大家久等。
太久沒有寫感覺退步好多,抓不太到感覺T^T
這次的關鍵字好喜歡卻寫不太出來((搥心肝
謝謝大家不棄嫌把他看完,殘害大家的眼睛是小女子的錯,我會盡速改進的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秋織楓 的頭像
秋織楓

ฅ•ﻌ•ฅ與世界逆行

秋織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