*真凛秘密交往前提

*岩鳶眾串場


近日岩鳶眾人發現真琴有些怪異,時不時會在意手機,而且很刻意的裝做沒事情,差勁的演技令遙都看不下去。

那天真琴跟小天老師一同外出採買,只是基於需要有個壯漢幫忙搬東西,所以江留了下來。

四個人齊聚在部活室裡談論著真琴,聽渚與怜激烈討論許久,江一點也插不上話,遙始終保持沉默。

直到渚跟怜激辯結束,渚興奮的問遙:「遙!你覺得我說的對還是怜!」

遙只是淡淡說了一句:「對方是凜。」

「欸~~~~~!」其餘三人全用錯愕的眼神看向遙。遙拿起泳鏡不想多解釋,走向泳池一躍跳入水裡,只有笨蛋才看不出來那傢伙談戀愛。

江後來因為遙的一句話困惑很久,懷疑遙是怎麼看出來的,之後凜有空回到家裡江便會開始偷偷觀察他哥哥的一言一行。

沒有看出什麼不一樣,那麼遙會說是凜的依據是……?江困惑著。

這問題困擾著江,直接向哥哥問清楚的想法也不是沒有,但萬一不是又會鬧得兩人尷尬。

於是江想到了其他辦法,她決定跟哥哥來聊聊“人生大事”。

她特意打了通電話給凜,還拐媽媽出門,跟凜說家裡沒有人可以陪她吃晚餐,懇求哥哥回來陪陪她這個孤苦無依的小女孩。

兩人坐在餐桌前,江一臉相當苦腦地摸樣,凜忍不住問了一句:「怎麼了?」

「哥……我有些煩惱,但是只有你能為我解答!」江像是突然看見希望一般,張大眼睛不停眨呀眨。

「我?什麼事情?游泳嗎?」難得妹妹這麼熱情想找他幫助,可是有股說不上來的詭異。

「就是……你覺得真琴前輩如何?」

凜一聽這問題,滿臉疑惑,心裡有點慌,難到被發現了?凜趕緊問:「什麼如何?」

「最近我好像很在意真琴學長這個人,對他都特別不一樣的感覺,可是我不知道是什麼,哥哥知道嗎?」江也是一臉迷惑的模樣,煩惱地掃搔搔腦袋。

凜剎那如同電流穿過,這問題他再清楚不過,因為自己也是這樣來的,慌忙的離開飯桌前說:「這為什麼要問我……」

「因為哥哥跟真琴學長很要好啊!肯定知道學長是什麼樣的人!你們還一起相處那麼長一段時間。」江細細瞧看哥哥的表情變化。

「你跟他天天能見面,開學到現在也好段時間了吧?你肯定會慢慢了解他的。」萬一江也喜歡怎麼辦?該死的橘真琴就是這樣處處對人好!搞得我現在不知道該如何是好。

「但還是沒有哥哥了解啊!所以哥哥覺得呢?」江窮追不捨,緊跟在凜身後。

凜陷入沉思,他很兩難,不想讓妹妹傷心又不想失去真琴,說真琴的壞話很卑鄙,說好話又像打自己巴掌,天人交戰。

江苦等哥哥的答案,看他神情凝重,很認真的在思考他的問題,拉住哥哥的衣角追問:「哥?你怎麼不說話?真琴學長不好嘛?」

「真琴……很好啊,成立水泳部以來,他不是一直都很照顧你們,他就是那種跟誰都可以很溫柔的爛好人啊……」凜不懂自己這番話對真琴是褒還是貶,現在真正該煩惱是江如果喜歡真琴的話,身為哥哥的他該放手或是爭取?!

「真琴學長是很溫柔,就算是沉默寡言的遙學長他也能瞭若指掌,那麼……」江自言自語了一會兒,隨即扒住哥哥的手臂,十分正經盯著凜的雙眼:「真琴學長當男友確實很合適,但是……哥哥你好像不怎麼開心?」

「欸、欸?你少亂說,誰要為了那小子不開心……」怪了,這句話好像不太對?

江猛盯凜越來越尷尬的神情,哥哥臉上竟然開始泛紅,看來答案已在不遠處,緊緊握住哥哥的手笑道:「哥,你聽過喜歡就要去爭取這句話嗎?但是屬於哥哥的男人我就不會去搶,而且你放心我對真琴學長真的沒有什麼感覺。」

「江……你在說什麼……」凜覺得自己已經掉入江事先設好的陷阱裡,莫名的被自己所出賣。

「哥!還裝傻嘛!剛才不是還擔心我喜歡真琴學長怎麼辦?所以快承認吧!」沒想到哥哥竟會比想像中更容易上當,果然人遇上愛情都會變笨蛋嗎?包含聰明絕頂的哥哥在內。

「松岡江!!你好大的膽子!」凜理智線斷裂,換他拉住江的手:「是真琴讓你這樣胡鬧的?」

「哈哈~才不是,不過哥哥……你這樣算是承認了吧?你跟真琴學長……」江不畏凜可怕的神情,反而驕傲的對他狂笑。

「……」理智線拉回,凜發現從頭到尾他一直都在跟著妹妹的腳步走,而且渾然不知。蠢啊,怎麼會走進她的陷阱?

「哥~只要你承認你跟真琴學長在一起,我就每天跟你回報真琴學長的狀況。」條件很誘人吧!快答應吧~哥哥。

多待在這裡一分一秒都覺得彆扭,哪有會這樣設局來套話的妹妹,凜抓了掛在牆上的外套就想走人。

「哥?」不用凜明說答案早已很清楚,江仍佯裝很想知道的樣子巴住哥哥不放。

凜走至玄關,拉住妹妹的後衣領,面無表情:「留下,我回宿舍了。」

「哥~真的不考慮看看嗎?」江笑問。

凜火速穿好鞋子,即刻走出家門,門快關上的前一刻,凜又說:「明天叫橘真琴別來找我!」火大的關上門。

「遵命!我會好好跟你回報真琴學長的慘況的~」對著已關起的大門大喊,相信哥哥可是有聽在耳裡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秋織楓 的頭像
秋織楓

ฅ•ﻌ•ฅ與世界逆行

秋織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