*海喵點文關鍵字:海邊、制服
*指定CP:all凜(真凜佔多數)

昨晚凜做了個惡夢,在腦海揮之不去,因為太深刻,深刻到連自己都害怕。

「學長,你不舒服嗎?臉色很不好看。」似鳥剛回宿舍,發現坐在書桌前的凜氣色不佳。

「沒事。」凜鐵著臉色,不肯繼續多說,抓起外套離去。

昨晚他的夢很詭異,一路邊跑邊冒冷汗,身上穿得竟然是岩鳶的校服,目的地不知道是何方,只是不停的奔跑著。

眼前越來越漆黑,黑暗之中有人拉住他的手,凜回頭一看,是遙站在他的身後拉住他,霎時間出現一片金黃色的沙灘。

「還想逃去哪裡?凜不是一直想要在我們身邊嗎?」

「這樣愚弄人很好玩嗎!?」凜甩開遙的手,他是想要與大家在一起,但不是現在,現在的他不能繼續待在他們身邊。

「可是凜,我只玩弄你。」

一陣狂風吹過,遙消失了。沒有停下的理由,只能繼續奔跑,凜越跑越快,這沙灘似乎沒有盡頭,怎麼跑也到不了終點。

「學長,為什麼你要拋下我們?」突然出現於眼前的似鳥,一臉哀怨的望向他。

「拋下?」凜不解,認為似鳥在胡言亂語什麼。

「離開鮫柄,去了岩鳶不是嗎?」似鳥向前拉住凜的手,力道隨字句而更加用力。

「似鳥,我不知道我為什麼穿著岩鳶的制服。」凜感覺被似鳥握緊的手腕有些疼,可他不明白自己為什麼穿著岩鳶的制服。

「學長,你就這麼心急的想要逃離我嗎?」似鳥一面逼近,凜沒有逃跑的餘地,似鳥看似瘦小可力氣之大,凜無法抵抗似鳥。

「似鳥!你給我清醒點!」

「學長,我喜歡你。」突如其來的話語,讓凜瞠目結舌。

雲煙瀰漫,似鳥再度消失於眼前,手腕還殘留著似鳥的溫度,凛開始分不清這是現實還是虛境。

「凜。」從身後傳來熟悉的呼喊,凜不敢回頭看。

凜緊握拳頭拔腿就跑,他不想在這時候面對那個人,還有該做得目標還沒有做,不能在為了任何人停下。

「凜。」

聲聲呼喊,聲聲呼喚,阻礙的不是道路而是心房。

凜止住腳步,即便在心裡喊了千萬回“別停下”,卻忍不住想與他靠近,為什麼呢?

「凜。」他輕輕牽起凜的手,拂過他額間的髮絲,笑說:「凜,我陪你走,別這樣自己孤單前進。」

凜討厭他,討厭他始終能輕易的擾亂他的心思,三言兩語便被擺平,到底有多無能?

凜不斷地奔跑,只有狂奔能暫時忘記一切,暫時拋開那些不該留有的想法。

「凜?」真琴腳踩腳踏車跟在凜身邊。

為什麼就是會遇見!?為什麼!

「原來凜也都自主練習嘛?看來我也該跑跑步了。」他笑著。

「橘真琴,你為什麼要出現?」凜原地小跑步著,不爽地看向他。

「什麼?可能命運覺得我們要遇見而已。」真琴停在凜的身旁,依然跨坐在腳踏車上。

「命運?才不是,鮫柄跟岩鳶一點都不順路,你分明是刻意在這裡出現,所以到底為什麼?」就竟是誰傻?這種要說不說的感覺真討厭。

真琴突然向凛湊近,在他耳邊說:「不管你信不信,凜,你始終是我的命運。」

「我看你根本是我的惡夢!」凛紅著臉對真琴大喊,被真琴拉進懷裡擁著。

-----------------
不好意思,這篇寫的有點混亂0..0
因為夢境本來就是這樣跳來跳去的XD
只是我想不到該怎麼更完整的呈現而已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秋織楓 的頭像
秋織楓

ฅ•ﻌ•ฅ與世界逆行

秋織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