※修車工x花店老闆

※僅使用奔防人設

※架空背景

 

02

 

隔日金南俊一踏入修車廠,所有人眼見他臉上多了一片瘀血,毫不留情地嘲笑他。

「晚點李先生會來取車,你們還有時間笑我呀?」金南俊摸摸還有點疼的傷口,驅趕夥伴回到工作崗位上。

當他正躺上滑板,準備滑入車底進行維修,夥伴們噪動的聲響又讓他停止動作,下一秒金南俊還來不及反應,他已看見有點熟悉的臉龐居高臨下,只與他相距三十公分。

「早安。」

「早……哥怎麼會來?」

閔玧其的臉近在咫尺,金南俊的內心掀起波瀾,閔玧其遠比腦海裡印象中模樣還要好看,白裡透點微紅的肌膚,膚況良好沒有半點瑕疵,雙唇潤澤透紅。

心跳不自覺地加速,金南俊不敢輕舉妄動,既期望能再多看幾秒,又期盼能早點拉開距離。

閔玧其終於挺起身子待在一旁等金南俊站起,對方剛站定位置,一指沾有膏藥的指尖已碰上金南俊的臉,頓時間他似是被石化的石像,腦袋一片空白,後頸發燙向全身四散開來。

「好了。早晚擦一次,走囉。」閔玧其將膏條收回盒子裡,叮嚀使用方式後放進金南俊的工作服口袋,迅速離開。

金南俊愣了幾秒後才開始大笑,閔玧其是他這輩子見過最特別的人,難以捉摸又迷人可愛。

夥伴對他投以關愛的眼神,他一笑置之,重新躺回滑板上,滑進車底開心工作。

卻又在修車的同時不停思考,閔玧其是否有將昨晚的解釋聽進耳裡?亦或是愧疚無意間造成的傷勢,能算是在擔心他嗎?他該拿閔玧其怎麼辦才好?

想要往閔玧其的身邊靠近,但在他靠近的同時被推開,一旦覺得沒有希望,又會突然有個靠近的機會降臨,到底該不該向閔玧其靠近,成了金南俊心底最難選擇的問題。

 

往後三日,金南俊不曾刻意避開花店的營業時間,卻總是無法遇見閔玧其。

看著擺放在休息室裡的百合花束,花辦邊緣開始泛黃枯萎,原先水分飽滿的花辦變得乾扁出現細紋,金南俊隨意抽取一朵,摘下一片花辦:「不找他?」又摘下一片「找他?」

直到拔盡所有花瓣,金南俊得到了「找他」的結論,看著垃圾桶裡堆如小山的殘物,金南俊忽然覺得自己很可笑,竟然會相信花瓣占卜。

 

有什麼非見不可的理由嗎?金南俊捫心自問。

有的話,肯定是過於想念對方。慣性地自答。

金南俊明白,他不是相信占卜,而是需要一個觸動他前進的理由。

 

他提早來了,趕在花店平日的關門時間,卻是站在對街遠遠的觀看店門口。

沒有靠近的理由也沒有疏遠的理由,矛盾的情感。

閔玧其從花店內走出來,忙著將外頭的花桶搬進店內,壓根沒注意對街有個人正盯著他看。

走出外頭閔玧其抬起較重的花桶,有雙手幫忙他抬起另外一端,瞬間減輕許多負擔,閔玧其這才意識到對方的存在。

「抬進去就可以了嗎?」

「嗯。」

幾日不見,兩人又蒙上一層尷尬的陰影。

合力將外頭的花桶收拾完畢,金南俊望見角落的香水百合還剩下幾朵,開口問:「哥方便將剩餘的那幾朵百合賣給我嗎?」

「要送人嗎?」

「不是的,原來哥送的花已經謝了,整天聞著修車廠的油味,放幾朵百合在休息室內有不一樣的香味,感覺很新鮮。」話語兜著圈子走,金南俊不敢明說,不敢說純白色的香水百合就像是閔玧其的存在,總叫他睹物思人。

閔玧其拿起花桶裡唯數幾朵的香水百合拾起,金南俊走到一旁淡淡啊了一聲,「哥有什麼容器可以賣給我嗎?原來是用寶特瓶切一半裝,但是瓶身太輕容易傾倒,經常打翻。」

聽完話的閔玧其不發一語走進一道門內,相隔數分鐘後,手裡抱著曲線型玻璃容器走出。

金南俊只能靜靜待著,雙眼注視他忙進忙出,看著對方清洗容器、裝水、倒入幾滴不知名的液體,修剪百合花的花莖,取下數片花葉,放入花瓶內大功告成。

「百合不喜歡直曬太陽,要放在陰涼背光處,兩三天換一次水。加了保鮮劑,應該能多維持個一兩天。」一面交代照顧的方式,一面將花瓶遞進對方懷裡。

「原來不喜歡太陽啊……」

「可見你讓他曬太陽了。」單憑金南俊的口氣,閔玧其替他可憐的花朵默哀三秒。

「哥沒說,我也不懂。」

「嘴巴是裝飾品嗎?」

收拾桌上的狼藉,閔玧其脫下圍裙,拿起提包,捉起桌上的鑰匙便想往外頭走。

金南俊只能跟在後頭喊道:「哥還沒跟我說多少錢呢。」

「快出來,我要鎖門。」閔玧其不耐煩地等金南俊走出門。

金南俊仍猶豫著該不該走出門的時候,閔玧其忍不住再次催促:「把你鎖在裡頭了。」

眼見對方真打算將他鎖在店內,驚慌失措的小跑步離開店面。

在哥哥鎖上門後,一個轉身又要颯爽離去,金南俊捧著花大步邁開擋住閔玧其的去路:「哥,我們還沒結帳。」

閔玧其眼見他認真的神情,忍不住笑了出來,使得金南俊只能一愣一愣地看著他大笑。直到笑意緩和下來,閔玧其臉上的笑容仍然笑得溫柔,問道:「你呀,現在懂得無條件接受別人的好,是什麼樣的感受了嗎?」

「……」金南俊才知道,原來一個人的溫柔,也能像一把刀鋒利。

「這就當作是你幫忙我收店的回禮吧。」

閔玧其繞過金南俊的身邊,當下金南俊只有「留住他」的念頭,便立刻捉住對方的手腕,「我不能再往哥的身邊更靠近一步嗎?」

「什麼?」閔玧其意識到話語裡的不對勁。

「呃……我的意思是……我們不能成為朋友嗎?」金南俊想敲擊自己笨拙的嘴。

轉過身與金南俊相面對,閔玧其剛才忙著關店和打包香水百合,沒能注意他的傷勢,三日不見,下巴的瘀血已淡了些許。

果然是個聽話的好孩子,閔玧其暗自在心底打下結論。

「待會還有事要忙,下回聊吧。記得好好照顧它。」沒有正面回應金南俊的問題,卻也不是隨便搪塞的藉口,而是待會他有更要緊的事情,難以繼續話題。

既然閔玧其還有事要忙,金南俊已無留下他的理由,目送對方的背影直到離開視線範圍,目光回到懷裡的幾朵含苞待放的百合花,「玧其哥說下回聊,應該不是拒絕我的意思吧?」

回想先前他和閔玧其的種種談話,也許閔玧其和他一樣有張笨拙的嘴,不擅長表達心裡真正的意思。

 

沒有被拒絕即是好的開始,金南俊整日沒事便會盯著那盆百合花看,想起閔玧其令人捉摸不定的性格,越想越可愛,臉上的笑容更是藏不住笑得傻氣。

眼見日益失控的金南俊,夥伴們不禁擔憂起來,在其背後竊竊私語,「南俊哥的花店病好像更嚴重了。」

「什麼花店病?」兩個人站在外頭觀看金南俊的傻模樣。

「睹物思人不懂嗎!」其中一人直指那盆花。

「直白點就是相思病,說什麼花店病。」夥伴忘情熱議,絲毫沒有察覺身後有人接近,聽聞兩人的結論後,來人頓時恍然大悟,「原來是這個意思。」

「啊!」兩人被突然出聲的閔玧其嚇個正著。

外頭吵鬧的聲響惹來金南俊側目,還沒來的及踏出休息室,閔玧其已經走入,兩人險些撞在一起。

驟然縮短的距離令金南俊一時失語,閔玧其倒是氣定神閒,望向他慌張的臉,「花呢?」

「在……房、房裡。」金南俊的鼻腔裡飄進一股香氣。

「看看我的孩子們有沒有受虐。」話剛說完金南俊隨即乖巧的側身,好讓閔玧其能進入休息室內。

待在房門口觀看閔玧其檢查花朵的模樣,一如既往的黑色系打扮風格,清瘦的身形總讓人想要多多疼愛他幾分。

「還不錯。」

初得閔玧其的讚賞,使得他混亂的心思更加混濁,調侃對方:「這算是突襲檢查嗎?難道哥不放心我照顧它?我有依照哥說的方式好好的照顧它。」

「車子發動時有怪聲,所以來檢查一下,順道看看花如何。」

金南俊的心情有點複雜,高興閔玧其會來向他求助之餘,卻也更羨慕百合不僅受到他的寵愛,還能讓閔玧其牽掛著。

「你的傷也好了。」閔玧其的目光尚未從百合花移開。

金南俊得到意料之外的關注,彷彿自己又被掏空了些,極力掩飾雀躍的心情,卻藏不住不斷上揚的嘴角,慶幸閔玧其背對自己看不見他失控的表情,「啊!我先去幫哥檢查車子,哥隨意看看。」丟下這麼一句話,一溜煙地跑開。

看著那人蹦蹦跳跳離開神似小孩子的模樣,待在房裡的閔玧其笑了出來,回頭看向那盆得寵的百合花,撫著花瓣:「很可愛吧?」

 

雖然只是一間休息室卻看得出生活有一半的重心放置於此,房間擺設有點凌亂,小雜物堆滿四周,唯獨百合花處在異世界,整齊潔淨。

踏出房門,閔玧其好奇地巡視修車廠內,第一次走進金南俊的世界裡,充滿陌生的機具和幾樣他能叫出口卻看不出差異的器具,想像金南俊初次踏進花店的心情和他應無不同,既熟悉又陌生的世界。

「哥,車好了,只是一點小問題。」金南俊終於在車廠一隅找到閔玧其的身影,對他而言這是特別的,從沒有想過有一天閔玧其會踏進他的世界裡,甚至是熟悉他的環境。

閔玧其好奇那些他不熟悉的事物,但他不需要知道太多,所以沒有開口尋求答案,只需要信任金南俊的專業就好。

但他不信任金南俊會幫他結帳,而是找了另外兩位看戲的夥伴,金南俊待在一旁解釋:「哥這樣多見外,我不會再犯一樣的失誤了。」

夥伴跟閔玧其結清帳目,金南俊仍眼巴巴地盯著,閔玧其收起錢包,「晚上沒事的話一起吃晚餐吧,我在花店等你。」

「好!」

閔玧其坐上車準備拉上車門,金南俊卻一把擋住車門,把手機遞給對方:「為了安全起見,萬一哥的車在路上拋錨需要幫助,我們還是交換一下號碼吧。」

一旁圍觀的人發出驚呼聲,閔玧其忍不住笑了出來,艱難地邊笑邊按完號碼,順手按下通話鍵,另一手拿起自己的手機,特地亮出正顯示金南俊電話號碼的畫面給對方看:「有了。」

開心拿回手機的金南俊關上車門,不忘叮嚀一句:「路上小心。」

車子一駛離,眾人立刻圍剿金南俊,不停調侃他要電話的方式,雖然被朋友們逗得難為情,心底卻是暖暖的,不論是對於晚上的飯局充滿期待,亦或是閔玧其的電話號碼他正握在手裡,開心自己毫不猶豫踏出了靠近對方的第一步。

 

當晚兩人去了前回發生一點小爭執的餐館,對於上回不太愉快的結束金南俊心底仍留著疙瘩,打從他們進入餐館,坐下點餐他幾乎沒有什麼開口,就怕一個不注意又將漸有起色的關係搞砸。

「我有這麼可怕嗎?」閔玧其兩掌貼合小臉撐在桌上,慵懶地問沉默不說話的金南俊。

「沒有……」

「還介意先前的事?」

單刀直入的話語讓金南俊顯得坐立難安。

「談談為什麼會想開修車廠的理由吧。」

閔玧其很溫柔,比金南俊想像中的溫柔,很多時候早已看穿他的心思,卻沒有當面戳破,現在為了緩解彼此之間尷尬的氣氛,將話題很巧妙的轉換了。

「小時候特別喜歡玩具車,但是雙手有股神奇的破壞力,玩具車只要落入手裡都會壞掉,無一倖免,家人覺得我學不會愛惜就不再買玩具車,但是我又很想玩,只好自己把玩具車修好。長大後改玩模型車,也是破壞了就得自己修理,玩著、修理著就有點興趣了。」

「依你這種破壞力,難不成客人的車也破壞過?」閔玧其覺得逗趣。

「偶爾也是有不小心失手的時候,這時候就得認賠。」金南俊笑得靦腆。

「我的車不會也遭殃吧?」

金南俊慌張揮手:「不不不!哥的車我可是有好好的修理,才沒有破壞。」

金南俊臉上的酒窩深邃,每當他嘴角上揚時,酒窩便會露臉勾人,閔玧其一時神魂顛倒,伸手戳了他的酒窩。

一個舉止令兩人沉默了,閔玧其對自己唐突的行為有些懊惱,但他不可否認在觸碰的瞬間感到一股致命的電流。

「抱歉。」彆扭的收回手,下意識拿起水杯猛灌。

原先還在發愣的金南俊,卻笑了出來:「原來哥也有這麼衝動的時候。」

金南俊可愛的笑容是擁有渲染能力的,連帶閔玧其也跟著笑了。

「哥為什麼想開花店呢?」

「因為安靜。跟花獨處的時候,覺得世界像是掌握在自己手裡,想做什麼就做什麼,不需要拘束。」

面對侃侃而談的閔玧其,此刻比起開心,金南俊覺得感謝閔玧其更多一點,「哥,謝謝你。」

「謝什麼?」

「沒有因為我的職業嫌棄跟我做朋友,我從高中開始到修車廠打工當學徒,同學總是笑我身上有臭油味,不喜歡跟我坐一起,也因為興趣不一樣,不是很喜歡跟我說話。」說起這段不開心的記憶,金南俊的臉上沒有苦澀,帶著感恩的心情,描述過往。

大媽將餐點送來了,閔玧其拿起筷子塞進他的手裡,順手捏了一把他的臉頰:「因為他們無知,不代表要你一輩子把不快樂放在心裡,快吃飯。」

「我很聒噪的,哥不要嫌我吵。」一面往嘴裡大口送飯,一面揉揉被捏紅的臉頰。

「吵死了。」閔玧其笑著嫌棄他。

金南俊滿足地吃飯,兩人相識後許多事情的進展全在想象之外,發現自己比想像中更在意閔玧其,他的一顰一笑都想收納進眼裡,露出牙齦開懷大笑的模樣過於迷人。

「我曾想過,倘若當時因為其他人不懷好意的眼光,放棄想做的事情,現在我又會是什麼模樣。不論在這世界上做什麼行業,必然有他的重要性,如果所有黑手畏懼世人的眼光,不去做這份工作,當車子壞了又有誰能修理?總不可能車壞了就買台新車吧?」

「你是世界首富的話,就能這麼做。」閔玧其緩慢吃著飯。

「這會引起環保議題的。」

「還好你沒有放棄,不然當時我也得買輛新車了。」

「凌晨四時哪來的車能買。」金南俊這一調侃,兩人又一起笑了。

愉快自在地享用晚餐,說著過去不曾和別人談論的煩惱。

願意傾聽心聲,即便同樣的事情抱持不一樣的想法,仍可以接納彼此的看法。

這晚他們重新認識彼此,他們很相似,但又大不相同。

一頓晚餐,一段飯後散步,拉近不少原先相隔遙遠的距離。

至少從今日開始,他們不再是無法交會的平行線。

 

那日兩人才發現除了花店和修車廠相隔不遠,就連住所也頂多是步行十多分鐘的距離。

他們能共同走一段約莫八分鐘的路程,在一個街口道別,往相反方向各自離去。

第一次在街口道別時,金南俊只往前走了幾步,便回頭看著閔玧其的背影,直到對方的身影走出視線之外,因為這晚太過美好,他捨不得先走,即便這情感的單向箭頭無法傳遞給閔玧其,他仍想用自己的方式留住對方的美好。

往後的日子,兩人之間有股巧妙的默契,偶爾提前下班的人會到工作處等待對方下班,縱然只是吃頓晚餐什麼話也沒有說,亦或是不小心在修車廠睡過頭的金南俊,在凌晨閔玧其準備去花市的時間醒來,便會跟著閔玧其去花市幫忙,有時也會有整日遇不上的情況。

休息室內始終擺放著新鮮的百合花,倘若金南俊沒有時間更換,閔玧其會代替他更換。

兩人懂得如何在彼此的生命裡取得相處平衡,保持適當的距離,很靠近又不踰矩。

但這樣的關係,在他人眼裡像是霧裡看花。

 

金南俊剛換好花從休息室走出來,隨即被夥伴包圍,跟金南俊共事有六年之久的徐恩慶說:「你們這三個多月來的相處,真的一點進展都沒有嗎?」

「這是怎麼了?突然問這個問題。」試圖跨越人牆,卻又被擋回原地。

「是南俊哥太笨,還是花店老闆太遲鈍?」車裕賢年紀最小,雖然從高中畢業後開始跟著金南俊學習也有兩三年的時間,比起是老闆跟員工的關係更像是兄弟般親近。

金南俊不想回應任何關於閔玧其的問題,「我還有事情要忙呢,別攔著我了。」

兩小子還是不肯放過他,走到哪跟到哪也煩到哪。

「真的想一輩子當朋友了?」

「難道花店老闆真的對你沒感覺啊?」

「南俊哥別逃避問題啊!」最後一句幾乎是異口同聲喊出。

金南俊回過頭敲了兩人的腦門:「工作!」

他沒說,他的心裡有多焦急,因為懂得間車要了什麼樣子,在他的一面往嘴裡送了一路上小心。」閔玧其相處之道,所以更加急不得。

避開伙伴的夾擊,金南俊鑽進車底裡繼續他未完成的工作,徐恩慶在車邊來回走動,幾度欲言又止,最後拍拍引擎蓋留下一句:「安於現況絕對不是好事。」

問題的癥結點在哪他很清楚,知道弟弟們是好意,所以不想對他們發脾氣。

一個有交往對象,一個已婚,就剩他孤身一人,始終沒有什麼桃花運的金南俊總算是遇見心儀的對象,卻遲遲沒有進展,旁人看的比他當事人還要緊張。

還不夠了解閔玧其,金南俊不敢輕舉妄動,就像他喜愛的玩具車,粗心大意可能會讓東西毀在手裡,因為遇見至今最喜愛的車,更想好好珍惜。

 

金南俊站在對街望著即將結束營業的花店,突然沒了靠近花店的勇氣。

果然還是被影響了吧?金南俊無奈地搔搔頭。

他靜靜站在遠端,像先前一樣,只是望著花店。

看著那人身影在店內的一舉一動,沒有任何的想法,單純的想看著他。

這條路,不論他走過多少回,獨自一人也好,還是有閔玧其相伴也罷,只要能看著他,好像就能滿足心底那塊破洞,不再擴大,不再流失。

「站在那裡發什麼呆。」閔玧其的聲響強制將對方從自我世界裡拉回。

「哥什麼時候過來的?」

「我先問話,應該先回答我的問題。」

金南俊有些彆扭,不知道該如何解釋,覺得喉嚨口乾舌燥,什麼話也說不出口。

閔玧其看他有話說不出口,不停支支吾吾也解釋不出口,索性放棄追問,「你得意識到這是馬路旁,萬一神智不清走到路中發生事故該怎麼辦?」

「嗯……對不起。」

「要一起吃飯嗎?」話雖然是這麼問著,但閔玧其已經先行走動,篤定對方一定會跟上的樣子。

「不……今天沒辦法……」金南俊說了謊。

閔玧其愣了一步,旋即接著走:「好,再見。」

現在的金南俊思緒混亂,理智難以控制渾沌的腦袋,與其擔心會不會說錯話造成不必要的麻煩,倒不如一個人老實待著,即便他不想拒絕邀請。

 

在金南俊冷靜胡思亂想的腦袋之前,他已經打定主意不要主動接近閔玧其。

單戀中最可怕的事情──不斷猜測對方的心情。

溫柔的眼神是什麼意思呢?

推算百合花凋謝的時間,幫忙換花的舉止又是什麼意思?

一言一行宛如蜘蛛絲在他的心裡佈下天羅地網,難以逃離。

相處是美好的,以至於他無法割捨。

 

TBC.


>>>>>>>>>>
其實大部分已經寫好,只是一直在找時間改稿子...
原先預訂的結局不是很滿意,所以修個不停TAT
而且沒想到字數又爆了XDDDDD
不好意思讓大家等待TAT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秋織楓 的頭像
秋織楓

ฅ•ﻌ•ฅ與世界逆行

秋織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6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6)

發表留言
  • 訪客
  • 超愛楓楓的文筆!!!這個人設真的好喜歡啊💕期待後續😍
  • 訪客
  • 終於更了,等得好苦啊~(明明作者寫得更苦。)

    一直很喜歡南糖,
    看著楓楓筆下的南俊玧其不自覺笑了。

    「我很聒噪的,哥不要嫌我吵。」(笑)

    期待下集。
  • 小君
  • 等的好苦....終於更新了
    連曖昧都算不上的相處雖然舒服但是也害怕啊
    南俊 如果你突然拉開了距離,這樣會讓玧其更加冰冷,本就不是會主動接近的人突然被冷淡了,會難過的
  • 台灣好米
  • 楓楓,
    一日不見,如隔三秋,
    我望穿秋水等了快一百個秋天了,
    我們南糖有新的進展嗎?
    我等到花都謝了……
  • 酒窩拉萌
  • 這一推一拉之間看得我好糾結啊!!
    劇情會如何發展呢? 好期待♥
  • 訪客
  • waiting for 03 >~<
  • karmen
  • waiting for 03. this is a really nice story
  • 訪客
  • 等到心累😭
  • 訪客
  • 等到花店老闆店裡的花都謝了,……口烏
  • chee koi san
  • 同坐等 03,这篇会是HE吗?
  • 訪客
  • 好久沒看到楓楓,有點擔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