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1212 SG2.jpg

 

#OOC

#告訴大家飯可以亂吃

#照片不能亂放的重要性

#就是輛破車

 

金南俊在工作室裡忙的焦頭爛額,即便是演唱會終場剛結束,也沒有時間得以閒下。

戴起耳機處理音軌,嘗試各種不同的風格變化。

手機卻在這時瘋狂震動起來,震動頻率太高以致於他無法專心眼前的工作,只能暫停手邊的事務查看手機。

 

「南俊哥!你看玧其哥在做什麼!」

「玧其哥發這種推特真的可以嗎!?」

「快看推特啊!」

「金南俊人呢!」

 

KAKAO的群組聊天室短時間內訊息量爆增,就連金南俊的個人私窗也是不停的跳出通知,他還來不及回應任何訊息,直覺點開了大家要他看的推特。

金南俊臉色驟變,倉惶起身,匆忙到他連現下的工作內容都忘了先存檔,還好他還記得在離開工作室時要上鎖。

 

/

 

熟悉的另一間工作室就在同樓層的另一端,金南俊從沒有想過有一天他會以跑百米的速度,在走廊上狂奔。

看見門口的電子密碼鎖,金南俊不假思索反射動作按下工作室密碼。

進入室內後,轉身立刻將兩層門扉扣緊上鎖,順帶拉上黑色門簾,與世界隔絕。

工作室的主人並沒有因為金南俊的闖入感到困擾,從容不迫地繼續工作著,似乎狀況全在掌控之內,但他還來不及將手邊的工作做個處理,椅背已被氣呼呼的來人猛然向後轉,隨即迎面而來粗暴又濕漉的強吻。

「哥在做什麼啊……」金南俊努力保持理智,沒有在衝進工作室後即刻扒光愛人的衣物,大肆疼愛他一番,只是強吻已經是最冷靜的表現。

閔玧其歪著頭裝傻,笑看男友的火大神情:「什麼?」

金南俊大掌扣住哥哥的後頸,將對方從電腦椅上強壓至一旁的沙發椅上,旋即又抵一記帶著怒意的親吻,長驅直入掠奪閔玧其不安於室的舌頭。

即便閔玧其的舌頭被咬的發疼,他仍不吭一聲,任憑弟弟對他予取予求。

因為這是他想要的,雖然效果比想像中還要更激烈一點。

「舞台效果就算了,為什麼要在推特放出那張照片?」他們還年輕,正值血氣方剛時期,要不是多年身負隊長的重責大任,讓金南俊懂得進退應對,在看到照片的那一刻他就應該理智線斷裂。

「跟阿米炫耀奔防很好笑啊,失誤多發了一張照片,看阿米反應那麼好,就懶的刪除了。」閔玧其舔了舔被金南俊咬疼的嘴唇,回答的慵懶,無所謂的模樣。

 

那是只有他才能看的照片啊!金南俊在心裡怒吼,腦中劈哩啪啦燒斷線的聲響,提醒他快要喪失理智。

閔玧其看見男友努力保持鎮靜而下巴凸出的模樣,嘴角揚起一抹笑意搭上男友的肩膀,輕舔對方的唇,小聲道:「生氣?」

不問還好,一問便把金南俊所有風度、理智、輩分瞬間拋諸腦後,丟的一乾二淨,扯下攀在他身上的雙手狠狠箝制在沙發椅上。

「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危險的事情啊!」金南俊幾近咆哮。

「告訴我有多危險?」向來吃軟不吃硬的閔玧其,完全不把發火的男友放在眼裡,抬起腿蹭著他的男人。

 

金南俊頭好痛,他不知道哥哥今日是吃錯什麼藥,將只有他能看的照片上傳推特,大方對全世界大放送,是嫌棄他的敵人還不夠多嗎?

俯身吻上哥哥不斷使壞的小嘴,隻手探進愛人的衣裡摸索,金南俊想要撕開擋住去路的衣物,但他只有把黑色帽T向上推擠,在雪白肌膚裸露受到刺激而硬挺乳頭後,憤而咬上。

金南俊才知道原來身體內,存在著如同野獸般的暴戾之氣。

今日弟弟在力道控制上完全失控,閔玧其只感覺到疼痛,推開男友的頭怒斥:「阿西,很痛。」

 「上傳照片的時候,怎麼不想想我會痛?」只屬於他的所有物,當作秘寶被他呵護在手心裡,有一天突然在毫無預警的情況下被公諸於世,他能不心痛嗎?

「是失誤。」閔玧其強調。

「不可能是失誤,那張照片又不是近照……」差點燒壞理智線的金南俊,終於從遲鈍中清醒過來,嗅到哥哥不悅的心情,「哥在氣什麼?」

閔玧其差點以為自己的演技已經出色到可以去接演電視劇,拓展星途。

「你覺得呢?」

鮮少主動坦率的閔玧其是不會輕易將理由說出口的,會散發一股正在生氣的氣場,讓周圍感受他的不愉悅。

察覺愛人正在氣頭上,金南俊一改方才強硬態度,主動放軟身段,啄吻先前弄痛哥哥的地方,力道輕柔,一面呼出熱氣調戲,「因為我忘記送咖啡過來?」

「我有為了這點小事跟你計較過嗎?」同樣身為創作人,閔玧其怎麼會不懂靈感來臨時,專注投入創作會讓人廢寢忘食。

「沒有。」

金南俊忘了會突然做出反常行為的閔玧其,要不是心情太好一時興起,再不然就是心情惡劣到達極致,依照現下的情況看來絕對是屬於後者。

金南俊邊思考自己所犯的過錯之餘,他的嘴和手也沒閒著,愛撫哥哥另一邊的凸起,舌尖潤澤乳暈輕巧滑過後又一口含上。

閔玧其心裡擺明不高興,身體卻享受著被弟弟疼愛的感覺,遲緩的木頭人似乎想通了些什麼,一張臉無辜地埋進閔玧其的肩窩:「哥明知道我不會拒絕你的,為什麼要用這種方式叫我過來?」

他也是自私的,自私的想要占據閔玧其的一切,他已經做了身為戀人的最大讓步。

「你拒絕了。」

「我沒有,哥甚至沒有提出任何請求。」

「我有,但你拒絕。」閔玧其重申一次。

金南俊飛快在腦海裡翻攪記憶,尋找哥哥對他發出邀約訊號的蛛絲馬跡。

 

只記得稍早之前他忙到忘了跟閔玧其共飲咖啡的時間,如果不是閔玧其傳了一張咖啡的貼圖,在附上一個問號,他壓根忘了時間。

後來匆忙買了兩杯咖啡過來閔玧其的工作室,被哥哥詢問工作情況,他很認真的回答問題,談論想怎麼創作,製造出什麼樣的感覺但似乎又缺了些什麼,在一股腦回答問題之餘,一把鑰匙從閔玧其的口袋裡掉落,中斷了他的回答。

他撿起鑰匙還給哥哥,還想繼續把未說完的話說完,閔玧其卻中斷談話,帶起耳機說了句「你回去吧,我也要忙了。」於是他也乖乖的回去工作室忙碌。

金南俊認為自己沒有錯過什麼,直到他又把整個過程重新省思了一次,訝異地抬起頭,望著閔玧其慌忙別過的臉,他才神色驚慌的說:「鑰匙!那把鑰匙!」

閔玧其悶的難受,向來金南俊對他觀察入微,有時候他不過是鼻子癢揉了下鼻子,便會立刻問他是不是鼻子不舒服,有時候他安靜的像是快要消失,男友會立刻把麥克風遞給他,再不然就是把他帶往前頭,或多或少增加點鏡頭量。

那把鑰匙是過去他們共用一間工作室的備份鑰匙,他一直保留著,金南俊也知道,曾經在爭吵中僵持不下的他們,在閔玧其憤怒朝金南俊丟了鑰匙之後,對方立刻將他撲向牆面狠狠吻了他一番,甚至是要脅他「不准哥丟掉屬於我們的東西。」

閔玧其在不知不覺中習慣了金南俊對待他的方式,認為只要給出任何訊號,金南俊都會懂。

然而金南俊這個壞傢伙把他捧上了天,讓他自以為是的發出訊號,卻只得到平淡的交還鑰匙,瞬間從天上跌落地面,閔玧其灰頭土臉。

金南俊對於自己的疏忽啞口無言,伸手將哥哥的扳回來面向自己,滿是愧疚地道歉:「我不是故意的……當下我以為哥只是想跟我談公事……」

閔玧其不滿地捏上對方的臉,想把自己臉上的灰倒給戀人,但是想起倘若一開始不是他以工作帶入話題,或許金南俊就不會因此被誤導。

比起氣憤金南俊,閔玧其更氣憤自己,甚至覺得這麼投入工作的金南俊,會忽略他的暗號,是不是因為他在金南俊的眼裡已經沒有魅力了?

顧不得臉被捏的發疼,金南俊欺上前,吻住哥哥不願多開口的嘴。

「對不起。」

每親一口,金南俊都會附上一句對不起。

閔玧其聽到膩了,當男友又要開口道歉時,閔玧其勾住他的後頸親口堵住他的嘴,讓他別再繼續煩人的道歉。

金南俊摟住戀人,迎合哥哥難能主動的擁吻,大手沿著背脊向下探去,閔玧其親手解開自己的褲檔,他想要得到撫愛,連日被冷落的心情不是很好。

閔玧其也許是習慣了被金南俊當作天一般的寵溺,這兩日金南俊忙著工作,有點疏忽他,一向只把工作排第一順位的閔玧其,如今風水輪流轉,終於能理解平日裡男友的心情。

 

金南俊的雙掌揉捏著圓潤有彈性的臀肉,閔玧其白皙的臉龐泛起薄薄紅霧,深手一勾住男友的頸部帶向自己,貼在金南俊的耳畔氣音說道:「把東西拿出來就可以進去了。」

閔玧其一再讓金南俊嚐到什麼是五雷轟頂的滋味,向來對愛情很被動的哥哥,一旦主動起來就連金南俊也難以招架,他忙於工作的時候,親愛的哥哥在私下做了多少他不知道的事情?

「金南俊你得對我負責,是你把我變得這麼奇怪的。」閔玧其緊緊捉住金南俊的衣領。

「哥也得為自己的行為負責。」

金南俊將閔玧其的內外褲一同扯下,讓哥哥跪趴在沙發椅上,翹高的屁股除了被他揉得紅潤之餘,後穴濕黏地夾弄假陽具。

他知道哥哥迫切期待他的挺入,省略擴張前戲的確是省去不少麻煩,但是金南俊卻突然覺得心情不太好,稍稍抽出玩具後又深深地頂入。

「呀……我不要那東西……

自從AMA的失控派對後,閔玧其發現已經無法單靠雙手得到滿足,甚至是為了增添情趣的玩具也難以取悅他,他想要的只有金南俊一人。

「哥原本是打算靠這東西讓自己高潮嗎?」更不爽了,金南俊的心情。

閔玧其抓過一旁的SHOOKY抱枕,把臉埋進抱枕裡不做回應。

上回狂歡派對的後續礙於行程問題強制中斷,從美國回到國內後,緊接一連串馬不停蹄的行程和龐大的特別舞台練習,遑論接下來還有一連三日的巡演終場,情慾在長時間的堆疊累積下爆發開來。

閔玧其知道金南俊在忙,而他也很忙,特別是在他向金南俊發出訊號被忽視之後,閔玧其本想靠自己快點解決性慾,好處理堆積如山的工作量,無奈事與願違,才明白身體已經是金南俊的重度依賴患者,身體的快感無法掩埋內心的空虛。

「這是默認嗎?」

遲遲等不到回應,金南俊賞了一掌在微紅的臀瓣上,臀肉立刻印上一掌火紅的手印。

閔玧其咬住下唇,回頭怒視弟弟一眼。

上回他主動向金南俊討要的時候,對方分明是巴不得立刻解開束縛品嚐他,今日金南俊卻是冷靜到一個讓人討厭的地步。

金南俊掐住閔玧其的半邊臀肉,將假陽具抽出再推入來來回回好幾次,每一下直戳在敏感的要害上,閔玧其只能牢牢抓住抱枕,埋首悶不吭聲。

「哥真的不想要玩具嗎?」雖然東西是金南俊買的,可當他一想到哥哥竟然只想靠玩具得到高潮,也不肯拉下臉明示需求時,金南俊心中的無名火燃燒得更加旺盛。

閔玧其第一次自己使用這玩意,先前都是金南俊操控的,他使用起來非但沒有解決需求,反令他加倍空虛,可他現在發現問題完全不是來自於玩具,而是使用者。

該死的金南俊,讓他太有感覺了。

「既然哥想要玩具,就用玩具讓哥高潮好了?」

閔玧其另外半邊屁股又被狠狠賞了一掌,熱辣辣的疼痛感,讓埋首於抱枕的閔玧其忍不住悶哼一聲。

在心裡糾結到底該不該告訴金南俊實情,閔玧其知道年下男友莫名打翻醋罈子,可愛之餘又覺得無奈,不想單方面處於弱勢,擔心一旦他展現出弱勢的一面,今後將難以拿回主導權。

閔玧其不懂,不懂為什麼男友這麼會操控玩具,搞得他心癢難耐,可是他更想要男友的柱體。

金南俊索性將玩具抽出丟置一旁,雙手環胸坐在電腦椅上,滿臉不悅。

金南俊自責又生氣,忽略訊號一事依舊耿耿於懷,為什麼他沒能及時看出哥哥的需求?

身為戀人卻無法適時讓另一半依靠,是他還不夠成熟嗎?還是他沒有能力?

悵然若失的失落感襲上心頭,閔玧其緩緩爬起身看向不肯理會他的金南俊,有股吐不出口的怨氣。

 

閔玧其彆扭地走向金南俊,跨坐在刻意閉上眼不理會他的男友身上,摟住對方的身體,在他耳邊艱難地開口:「南俊啊……幫幫我吧?」

「哥不是更想要玩具嗎?」

「要不是你拒絕我,我怎麼會用那種東西……」閔玧其趴伏在金南俊的肩上抱怨。

「我不懂,既然哥想自己處理,為什麼又將照片上傳推特?」

閔玧其戲弄著金南俊的臉頰,細指戳著總是會露出酒窩的地方:「如果不是你讓我變得奇怪,我自己也能解決。」

「照片呢?」哥哥拐著彎說了讓金南俊心軟的話語,他不敢睜眼,害怕一看見閔玧其對他撒嬌的模樣就沒了威嚴。

「閔玧其這麼有魅力的人,你怎麼捨得冷落我?」男友瘋狂跳動的心跳聲洩漏了心聲,閔玧其更加大膽地扭動屁股,一手探進男友的褲檔裡,摸索著龐然大物。

「我很生氣,閔玧其你知道吧?」金南俊睜開眼,只瞧見得了便宜還賣乖的哥哥正笑得猖狂。

「所以我正在跟你賠罪,不是嗎?」掏出他期盼許久的柱物,閔玧其立刻跪於男友雙腿之間,用他靈活的舌頭,取悅他的男人。

小嘴被碩大的物體塞得飽滿,閔玧其賣力討好他的男人,好讓金南俊能早些將他捧在手心裡疼愛,他想要金南俊想瘋了。

眼見愛人白晰的臉蛋泛起潮紅,金南俊又忍不住脹大,一時惡性使然,他把閔玧其的頭壓的更低,好讓哥哥可以含得更加深入。

想靠舌頭送金南俊去香港的閔玧其完全失策,男友猛然起身扣牢了他的頭部,他只能跪著挺起身子接受男友的操控。

金南俊主動晃起腰桿,操控柱物在他嘴裡的活塞運動速度,伴隨每一下頂入越來越深和越發頻繁的進出速度,閔玧其覺得自己快要窒息,喉嚨深處有股想要嘔吐的感覺,最後幾回猛力抽插讓他毫無招架之力,趕緊推開男友難受地趴在地上乾嘔。

金南俊扣住閔玧其的下顎,強行要他抬起臉,接著被男友惡劣地射滿臉。

倘若是平常,沒有立刻把髒話噴到金南俊臉上,他就不是閔玧其,但是今日情況不同,以拇指抹起唇邊的精液順勢帶入口裡,出言挑釁:「開心了?」

金南俊蹲下身子,扶起閔玧其親吻他的臉龐,親口舔去穢物:「哥要知道,有些表情下了舞台,就只能是屬於我的。」

張開雙臂勾住金南俊的頸,強行將他下壓牢牢吻住。

比起做愛,某種程度上他們更加喜歡親吻彼此,透過親吻能感受對方需求自己的程度,調適呼吸和角度需要默契,不靠言語。

 

閔玧其雙手撐在沙發椅上,臀部被金南俊的大掌牢牢扣緊,碩物登堂入室也不費吹灰之力,悉知自己底線在哪裡的閔玧其,勉強承受了幾回衝擊便射了出來。

金南俊握住了哥哥暫時疲軟的下身,推高閔玧其背部的衣物,舔吻背脊:「哥,你忍耐了很久吧。」

「那又怎樣?」

「想著我自己處理的嗎?」

金南俊的小怪獸還在後穴裡伺機埋伏他,閔玧其只能慶幸現在是背對弟弟,對方看不見他現在的表情,稍微在臀部使點力誠實招供:「有男友不想,難道想鬼神?」

金南俊得知他身為男友,多少在閔玧其的心目中還是有點分量,默默為了答案而竊喜。

壞心地頂了頂又問:「我比玩具好用吧?」

閔玧其險些有想掐死金南俊的念頭,都什麼時候了,竟然還在跟不是活體的東西計較,偶爾男友的小心眼會使用在很奇怪的地方。

得不到回應的金南俊不死心,再一次猛力撞擊哥哥的臀部,暗示他「快說」。

閔玧其也不是省油的燈,轉過身抓住男友,將他直甩在沙發上,再堂堂坐上對方狠吻。

「太多話了金、南、俊。」

「哥害羞的話,連身體都會紅紅的。」答案早已明瞭,金南俊故意逗著閔玧其玩。

「討厭你驕傲的臉。」閔玧其咬住金南俊的臉龐,力道卻不重。

「還有呢?」雙手襲擊閔玧其的胸前敏感帶。

「討厭你聰明的腦袋。」一吻落在金南俊的額上。

「說謊,哥把我夾的好緊。」

「就說你話多。」

笑吻對方,不再繼續無謂的鬥嘴,攀住對方的雙肩,閔玧其賣力晃動屁股,連日來空蕩蕩的身心毫不避諱地討要。

閔玧其慣用的香水味和薄汗混合,散發迷人香氣,金南俊舔拭哥哥的頸部,克制自己不去留下印痕,他好想在白晰的脖子上留下顯眼的記號,好讓全世界明白閔玧其已心有所屬。

伴隨晃動的波幅越來越小,金南俊明白哥哥已經累了,將他躺倒於沙發上由他接手動作。

唯一不變的是閔玧其緊纏住他的手,不論是扣在脖子上還是揪在衣前,一分一秒都在控制金南俊不准離他太遠。

他也是迷戀金南俊味道的人,更何況他們是戀人。

配合彼此的動作,天衣無縫,纖瘦的腿交扣在金南俊腰上,處於上位的金南俊俯身抹去閔玧其眼皮上的汗珠,唇瓣抵靠在戀人耳邊:「睜眼看看我。」

依照弟弟的指令,閔玧其睜眼看見滿頭大汗的金南俊,替他擦去汗水也沒有用,想慰勞男友的辛勞,除了臀部得多點配合,最好的方法就是親吻他。

細碎的吻一個個落於臉側,金南俊難以言述他有多愛這樣的閔玧其,像是他豢養隻溫馴乖巧的貓咪在對他撒嬌,告訴他辛苦了。

突如其來的猛然衝撞讓閔玧其毫無招架之力,在兩人之間洩了出來,未帶套的金南俊在快要射出時抽離閔玧其的體內,將方才的奮力證明全數繳納在戀人的肚臍眼上。

數秒後閔玧其才從一片空白中緩過來,有個人正在他的大腿內側留下屬於他的痕跡,直到清晰可見的紫紅色烙在他的右腿上,對方才心滿意足地抬起頭,抽了幾張衛生紙替他清理身上的殘物。

 

閔玧其拉整身上的衣物,低頭想要尋回自己的褲子,不料被弟弟捷足先登,褲子便這麼從手中溜走,被對方藏於身後。

「呀,活得不耐煩了?」雖然衣襬夠長可以遮住重點部位,身下空無一物仍讓閔玧其感到不悅。

「只要哥跟我約定,我就把褲子還你。」金南俊知道這種行為非常幼稚,現下除了這個方法可行,暫時還想不到該怎麼讓閔玧其順從他。

「什麼?」

「下次不再發這種照片。」

聽聞要求閔玧其憋不住笑了出來, 他還沒笑完,金南俊已經撲了過來,將他重新壓制於身下,神情嚴肅的像是親臨重大場合一般。

「他們只看的見,而你摸得著,這樣還想生氣嗎?」閔玧其提醒兩者之間的差別,撫上男友認真的臉,而他臉上的笑容可是一點也沒收斂。

閔玧其果然是危險的男人,一顰一笑都要了金南俊的命,只差零點幾秒險些失去理智的他,無奈地替哥哥穿好褲子,接著巴在對方身上,活像沒有力氣的大熊。

「好重……」金南俊把全身重量全壓在閔玧其的身上,幾乎讓他快喘不過氣來。

然而金南俊不顧哥哥的抱怨,把臉埋得更深,甚至不讓閔玧其看他。

無聲抗議說來幼稚,又是能冷靜彼此好好思考接下來該怎麼辦的方法,不讓一時的心直口快傷害了對方再來懊悔。

閔玧其試圖移開身上的重物,全是徒勞無功,放棄掙扎的他只好環抱身上的大熊。

「南俊啊。」

金南俊耳聞呼喚,仍舊不肯抬頭。

「金南俊……」

不願起身的金南俊緊緊環抱閔玧其。

閔玧其伸手搓揉戀人頭頂的淺色髮絲,沿著髮絲向下探索,觸碰到耳骨後輕微揉捏:「好像能懂一點你的心情了。」

「什麼?」唐突的話語令金南俊訝異地抬起頭。

「喜歡一個人很辛苦的心情。」閔玧其體會到了。

釋出訊號的同時閔玧其的心臟狂跳,然而弟弟卻是冷靜地將鑰匙交還給他,當下承受的打擊超乎想像。假借工作為由把金南俊趕離工作室,閔玧其只想掩飾難堪的處境,他能接受金南俊的回絕,但不能接受將他視為空氣理所當然的忽視。

向來把工作視為優先順位的閔玧其,才知道溫柔體貼的金南俊嚐受的滋味,他將金南俊的好視為理所當然,卻沒有想過戀人是否心裡不好受卻得裝做不在意的樣子。

金南俊挺起身子,挪動身體直到視線與閔玧其平齊,低頭啄吻哥哥略乾的唇,揚起傻氣的笑容:「沒有辛苦相襯,美好反而會變得索然無味吧,可見我這個男友還當得挺好的,讓哥哥現在才懂。」

閔玧其揍了弟弟一拳,雖然不痛不癢,隨後又立刻抱住金南俊。

這一個擁抱讓金南俊釋然,一如閔玧其所說,摸得著的人僅有他一人而已。

縱使在金南俊離開工作室之前,閔玧其仍舊沒有給出實質承諾,金南俊也不過是將對方再一次拐進懷裡重重親了一口再放開,離開前不忘囑咐「哥,記得把舌頭要收好,不然我看見一次親一次。」

 

FIN

 

天啊wwww我終於寫完了,謝天謝地wwww

寫這篇的時候真的遇到很多苦手的事情

一方面很想對閔玧其吐舌的照片這樣那樣

一方面又很擔心會過度ooc…各種糾結&修改

2017年的最後一篇文,以南糖做為收尾

先祝大家新年快樂囉~~~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秋織楓 的頭像
秋織楓

ฅ•ﻌ•ฅ與世界逆行

秋織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酒窩拉萌
  • 是野獸攻和傲嬌受,好心動啊啊啊
    仿佛看到南俊咬牙的表情和玧其不屑的嘴角了
    好喜歡劇情的鋪陳,很容易入戲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