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命名.png

都是萬聖節練習室的錯

腦洞那麼大

€OOC絕對有

請勿上升正主

 

擁有世人稱羨的富裕生活及驚為天人美貌的泰白雪,遭到會巫術的後母妒忌,為了剷除泰白雪得到天下最美的封號,後母讓泰白雪在不知情的狀況下,吃下施有巫術的毒蘋果。

 

遭受巫術詛咒的泰白雪,從纖弱的女孩模樣,變成骨架粗壯的男兒身,即便成為堂堂的男兒,他的美貌卻沒有因此消失。

 

泰白雪無法接受變成男兒身的自己,身上的長裙變得緊繃,提醒著他現在是個擁有男人身體的怪物,雖然他的臉並沒有差異太大,又有誰會相信他是一個公主。

 

泰白雪決定逃離這座城堡,他得先活命才能設法恢復女兒身,匆匆逃離王城的泰白雪,在森林裡奔馳著。

 

高挺的身高,精實的體格,作為男子他絕對是一個能夠迷倒全城女性的帥氣男子,但他是個怪物,一個非真正男人的怪物。

 

撇除他究竟是男是女的疑問,此刻擁有這樣體格的泰白雪絕對是利大於弊,快速奔跑在森林裡,直到看不見王城的蹤影,他才疲憊的躺在樹林裡。

 

大口喘息,險些忘了他是一個正在被後母追殺的罪人,身旁的樹叢突然晃動了一下,泰白雪隨手抓起腳邊的石頭,準備跟敵人做抵抗,然而從樹叢裡竄出來的人,卻是小上自己半截的矮人。

 

一個、兩個、三個接連從樹叢裡出現,直到六個身穿不同顏色的矮人,手裡拿著各種耕作工具對著他,泰白雪才發現自己是屋漏偏逢連夜雨。

 

站在最前頭的紫矮人用鋤頭輕推了泰白雪的手臂,嚴厲地問道:「你是誰!為什麼要闖入我們的地盤!」

 

紫矮人的身高最高,又第一個開口說話,泰白雪推斷他是矮人裡的老大,用手指稍微移開了企圖二次推他的鋤頭,接著娓娓道來自己的受害經過。

 

「哼,怎麼可以相信這種鬼話。」懷疑心最重的紅矮人不肯放下手中的武器。

 

「他好可憐,我們應該幫幫他。」最嬌小的藍矮人一臉無辜,替泰白雪的處境感到擔憂。

 

「怎麼知道他會不會惹來麻煩?也許那些追捕他的人,馬上就會發現這裡了。」說到這裡,綠矮人丟下手中的工具,躲到橘矮人的身後。

 

橘矮人一聽綠矮人的話,也害怕地抱著綠矮人瑟瑟發抖,用著大叔般的口氣叫囂:「什麼?不會煮飯還要來討飯吃,竟然還要帶壞人來!」

 

一直靜默的黃矮人,將鐵鍬抵在泰白雪的肚子,表示他的不滿。

 

泰白雪覺得這群矮人非但沒有要幫助他,甚至是誤會他,原本身心俱疲的他更是一臉臭臉,聳聳肩:「隨你們信不信。」

 

紫矮人將五個矮人聚集,六個人圍成一個圈圈激烈地討論著,泰白雪索性躺回地上小憩等待他們五人討論好。

 

當六人再次排成一條橫線,泰白雪才慵懶的起身並意興闌珊的看著他們,紫矮人說:「我們可以收養你,不過你得做家事,不會煮飯至少要會洗衣服。」

 

其實泰白雪很想說自己連衣服都不會洗,不過他在逃亡總要有一個棲身之所,於是收起臭臉,露出可愛的方塊嘴笑容說:「好的,我會聽話。」

 

於是泰白雪跟著綠矮人回到巢穴,泰白雪還以為矮人們住在木屋裡,殊不知是住在一個巨大的石縫之中,在石縫裡鑿出曲折的通道和石穴窩,他們清理了原本用來放儲藏用品的穴窩,因為那間最大,才能容納下泰白雪高大的身姿。

 

本來以為矮人會狠心鋪個稻草就讓他睡在穴窩裡,沒想到貼心的藍矮人願意分享自己的枕頭給泰白雪,然後拉著室友綠矮人貢獻一條棉被給泰白雪。

 

以泰白雪的身高來說,這些寢具都太小了,但總比紮人的稻草強上許多,疲於逃命的泰白雪,窩進石穴裡喬好枕頭跟蓋上小被子馬上就睡著了。

 

做家事很笨拙的泰白雪,幾乎跟紫矮人一樣,是來搞破壞的,不愧是含著金湯匙出身的公主,搞的其他五個矮人很頭痛,紫矮人只有在工作上才能發揮功用,生活上完全就是一個破壞者。

 

泰白雪成為男人後,還不太會掌控力道,一不小心就在洗衣服的過程中把矮人的衣服給扯破了。

 

他會先遭到紅矮人一頓罵,罵人的過程中完全不需要換氣,像個RAPPER高手,害他不小心崇拜起紅矮人。

 

挨罵完,再拿著撕成兩半的衣物給橘矮人修補,橘矮人邊修補還會用一點都不好笑的大叔笑話來荼毒他的耳朵。

 

最後他會拿著修補好的衣服去跟綠矮人賠罪,因為他每次都不小心扯壞綠矮人的衣服,已經是第三次了。綠矮人一開始都會生氣不想理他,不過只要泰白雪可憐兮兮地用臉蹭著綠矮人,像隻做錯事對他認錯的大狗狗般,綠矮人還是會勉強因為他的可愛而原諒他。

 

黃矮人平常雖然不太做事,玩起遊戲來跟泰白雪一樣厲害,但每次被紫矮人叫去工作時,都會發揮他超群的能力,咻咻咻地迅速完成工作,還做得很好,所以常常得到『不愧是我們黃金矮人』的稱讚,雖然泰白雪聽到那句稱讚都會忍不住偷翻白眼。

 

跟他相處最好的人,大概是藍矮人,發現他們是同年分出生的,只是他是矮人族,所以身高最多只有他的一半,也是對他最好的人,藍矮人叫智旻。

 

藍矮人知道泰白雪的寢具太小,隔日立刻抓著綠矮人一起分工合作,製作適合他的枕頭和棉被給他。

 

綠矮人相當膽小,但是非常疼愛藍矮人,雖然他討厭去森林冒險採集棉花,但是藍矮人都拜託他了,還是會勉為其難去採棉花回來,一起和藍矮人製作新衣服和寢具給泰白雪。

 

泰白雪發現綠矮人非常可愛,知道他叫號錫,比他還要年長,但是他擁有小鹿般可愛的臉龐,受驚嚇時會用水汪汪的眼神向周遭的人求救,嗚咽的哭聲讓人感覺楚楚可憐,於是泰白雪被綠矮人給迷住了,好想把他捧在手心裡疼愛。

 

那天泰白雪跟著藍矮人一起去砍柴,嬌生慣養的泰白雪,只能去撿散落四周的枯木,藍矮人非常認真的劈柴,一個不注意沒有拿捏好劈柴的角度,飛濺的殘枝,不小心劃傷了正在彎腰撿拾木柴的泰白雪。

 

傷勢雖然不嚴重,但是受傷的手臂仍不停冒出血來,立刻染紅他的衣物。藍矮人慌張地催促泰白雪趕緊回去巢穴,泰白雪原先想繼續逞強,但看著藍矮人自責又憂鬱的神情,泰白雪只好趕緊回去療傷。

 

本以為又會挨罵,殊不知其他矮人見狀,簡直快嚇死了,尤其是綠矮人。

 

綠矮人神色慌忙,激動的問他還有沒有傷到哪裡,幫泰白雪擦藥時,表情像是要哭了一樣。

 

「又不是你受傷,為什麼哭呀。」

 

「很痛吧?看起來很痛……我覺得很痛……」綠矮人碎碎念著,就像是自已受傷一樣難受,眼淚隨著他皺起的眉眼,滑落在泰白雪的身上。

 

泰白雪覺得自己好像真的受傷了,不是手上的傷讓他感到疼痛,而是綠矮人的淚水讓他受傷了。

 

逐漸接受自己是男兒身的泰白雪,發現跟六個矮人一起生活反而過的更快樂,不必再遭受後母的威脅,更不用擔心將來是否要繼承父王的王位,更不必去上那些擾人的皇室課程。

 

這就是所謂的因禍得福吧,他不想再回去王城,想要一直跟矮人們生活下去。

 

就算要砍柴、挑水、洗衣服,自給自足的生活比在王城裡快樂許多,至少大家是真心對他好,不是諂媚他或者是想要加害於他。

 

大家齊聚餐桌前,今天是個特別的日子,泰白雪成功活下百日的日子,這段期間矮人們積極尋求破解詛咒的方法,全都徒勞而返,泰白雪拿起湯匙敲敲自己的鐵杯:「我已經決定不回去了,所以大家也不用繼續幫我找破解詛咒的方法。」

 

「繼續留下來就要工作。」現實主義者紅矮人接受泰白雪留下來。

 

「會的,我現在衣服不會再扯破了,砍柴的技術也很好!」泰白雪驕傲的同時,被綠矮人瞪了一眼,想到泰白雪剛加入他們時,他的衣服無一倖免,懷疑泰白雪根本是故意針對他。

 

「不會煮飯也要懂得種植啊!」橘矮人想到家裡的糧食消耗的速度驚人。

 

「碩珍哥,我有發現一片野菜盛產地喔,明天就去採一大籃回來!」泰白雪誇張的說著,他一個人的採集份量可以讓他們吃上一個星期沒有問題。

 

「好啦,今天是要慶祝泰白雪活下來的第一百天,讓我們舉杯!」藍矮人跳上桌子,用肉肉的小手舉起手中的酒杯。

 

接著紫矮人也跳上餐桌,用手中的鐵杯撞擊綠矮人的杯子:「呀,別搶了我的工作。」

 

「差點以為杯子要碎了。」藍矮人不忘虧一下破壞力驚人的紫矮人。

 

終於開始了慶祝晚宴,有酒有肉還有歌頌,只是泰白雪不愛有苦味的飲料,所以他只喝柳橙汁,卻也有喝醉的感覺,大概是場面太歡樂了。

 

酒量不是很好的綠矮人,在兩三杯黃湯下肚後面有難色,泰白雪趴在桌上欣賞矮人們發酒瘋的模樣,然後他注意到綠矮人的表情不是很舒服,正想詢問他怎麼了,只見綠矮人摀住嘴便匆匆跑出巢穴。

 

泰白雪跟在綠矮人的身後,隨他到了河邊,一輪明月高掛使得清澈的河水倒映綠矮人的容貌,看他難受的對著河面乾嘔,泰白雪反而不知道該不該向前靠近。

 

綠矮人總是表現出美好的一面,將自己原先的個性藏的很深,他不想讓人揪住他很膽小這個弱點,從不示弱,那個堅強的模樣在泰白雪的眼裡看來反而是逞強。

 

會因為別人受傷而感到疼痛的人,大概也只有綠矮人才會這樣了吧,泰白雪心想。

 

越是相處,越能發現一個人不一樣的美好,綠矮人正是如此。

 

明明一開始還懷疑他會帶來災難,因此不肯跟他靠近,可在藍矮人的牽引下,他們才會越走越近,即使嘴上總是拒絕他,最後仍然會以行動表示妥協。

 

單從扯破衣服這回事看來,綠矮人每回一生氣就會不理他,但是只要他先向綠矮人示弱,跟他撒撒嬌,綠矮人又會原諒他。

 

泰白雪明白自己已經深深為了綠矮人著迷,他靜靜站在綠矮人的身後等他整理好自己,當綠矮人止住嘔吐,立刻用雙手瓢了水洗洗臉。

 

轉過頭想回家的綠矮人卻被身後無聲的泰白雪嚇個正著,跌進河裡,一身濕淋。

 

濕漉的前髮貼在額上,精緻又白皙的小臉因為精嚇而染上緋紅,身上的衣物緊緊貼在肌膚上,月光映照著綠矮人讓他閃閃發亮。

 

泰白雪出身以來一直被奉為世界上最美的人,也許是一種洗腦文化,讓他也深感如此,可如今他瞧見綠矮人一身狼狽的模樣,可憐又落魄的神情反讓他覺得綠矮人才是世界上最美的人,甚至出現了前所未有的感覺,男性的生理反應。

 

綠矮人愁眉苦臉,在冰涼河水的刺激下,他酒醒了。看清楚泰白雪呆呆站在岸上,卻不肯拉他一把,還好是很淺的河面,要不然綠矮人會以為是泰白雪想要殺了他。

 

「不要無聲無息出現在別人身後啊,多嚇人。」

 

「怕你不想讓人看見你難受的樣子。」

 

「但你看到了。」綠矮人伸手,需要有個人拉他一把。

 

泰白雪握住綠矮人的小手,一個使勁將綠矮人順勢摟進懷裡,滿腦子都是汙穢的思想。

 

「原諒我嘛,我只是想要關心你。」

 

泰白雪裝做無辜,手裡卻開始對著綠矮人上下其手,綠矮人皺起眉頭,制止這個趁亂吃他豆腐的怪人:「你在摸哪裡……」

 

「哥相信我喜歡你嗎?」泰白雪太渴望了,豐衣足食的生活,讓他從來沒有過想要得到什麼,唯獨綠矮人不一樣。

 

「等等,你是哪根筋不對?雖然平常就瘋瘋癲癲的了,現在又是怎麼回事?」綠矮人開始想掙脫泰白雪的懷抱,卻發現他越掙扎,禁錮他的雙手是摟的越緊。

 

「我喜歡你,號錫哥。」

 

被表白的人並不領情,小手給了他清脆的巴掌聲,表示他的不滿。

 

「醒醒,你總有一天還是要回到王城去,況且你不是矮人啊,還是個男人。」

 

「哥只是想說這些理由來說服自己不愛我吧。」

 

綠矮人的心思被戳破了,從來沒有人會直接戳破他的想法,最疼愛的藍矮人也不曾這樣,泰白雪卻毫不顧忌拆穿他。

 

「你再不放開我,我要喊救命了。」綠矮人奮力掙扎,即便這裡離巢穴還不算太遠,他也心知肚明喊救命只是威嚇泰白雪而已。

 

「父王跟後母都認為我死了,王位會由後母的子女繼承,我已經沒有回去王城的理由。雖然不是矮人也不是女人,但這樣就不能愛號錫哥是不是太過牽強了?」泰白雪帶著綠矮人進入叢林較為茂密的地方,一個即便待會綠矮人真的大喊救命,也不會有人回應的地方。

 

「我們真的不可以!」綠矮人大叫。

 

「除非哥親口說你不愛我,不然任何理由都是騙人的。」能讓泰白雪心死的理由,也只有這個了。

 

綠矮人反倒說不出半句話來了,自從泰白雪闖入他們的世界開始,原先他還以為泰白雪非常討厭他,不然怎麼會每次都剛好撕壞他的衣服,可是他又一次次在他的撒嬌下原諒他。

 

綠矮人也說不清楚是什麼時候,泰白雪好像就突然闖進他的心裡了,大概是看到他很艱難的用著小上許多的枕頭跟被子,克難地睡覺還睡得很開心的模樣,想要寵愛他的那一刻起,世界彷彿都不一樣了。

 

「說不出口,就是因為哥也愛我吧。」不是疑問句,而是肯定。泰白雪不知道哪裡來的自信,他堅信綠矮人是喜歡他的,只是不想承認而已。

 

「不愛,誰愛你。」然後眛著真心說出來的謊言,下場是綠矮人咬到了自己的舌頭,吃痛地哇哇大叫。

 

泰白雪安撫他的方式,就是擅闖綠矮人的口腔掠奪他的唇舌,將他吻的七葷八素,又趁機摸上綠矮人瘦小的軀體。

 

「放開……」恍恍惚惚之間,綠矮人還再抵死掙扎。

 

「不要。溼答答的衣服,會讓哥感冒的,通通脫掉。」泰白雪向來不乖巧,這回也是正常發揮。

 

綠矮人就這麼地被泰白雪扒個精光,還好周遭的樹叢夠擋風,他還沒被濕衣服給冷到感冒,會先讓冷風吹到生病。

 

不可否認泰白雪在綠矮人心裡是有吸引力的,莫名其妙的被吸引之後,又莫名其妙的想逃跑。

 

泰白雪的大掌撫上綠矮人敏感的身體,每一寸都像是搔癢般,快要讓綠矮人忘了自己是誰。

 

他捉不住泰白雪,更無法停止泰白雪對他的侵犯,他應該生氣的,他應該害怕的,卻又忍不住做出不討厭的反應。

 

在泰白雪的觸摸之下,綠矮人發出了淫靡的呻吟聲,當聲音竄入自己的耳裡,綠矮人渾身發燙,下意識咬住下唇。

 

「很好聽,別咬。」泰白雪利用體型優勢壓制了綠矮人,親吻他咬住下唇的嘴,再一次撬開寶箱,攻城掠地。

 

意亂情迷之下,綠矮人先行去了一發,讓他頹喪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。

 

人是有感情的生物,不論哪個人種,不可逃避。

 

綠矮人以為自己不表現,甚至是拒絕,就能推拒泰白雪的接近。

 

可是他錯了,錯了一蹋糊塗,泰白雪沒有為此受到打擊,反而是不斷向他進攻,現下這般情況,完全說明了綠矮人的想法有多麼愚蠢。

 

別說泰白雪身下的怪物了,光是手指就能要了綠矮人的性命,性愛是生物的天性,不需要教導便能無師自通,泰白雪的食指沾取綠矮人產下的濁白,抵入綠矮人的後穴時,立刻引發反彈,疼痛讓綠矮人弓起身,痛哭著求泰白雪出去。

 

理性早已被啃食殆盡,泰白雪沒有因為綠矮人的哭饒而放過他,更將食指塞入更深的地方,另一手則撫摸著綠矮人敏感的地帶。

 

綠矮人不只膽小還很怕痛,害怕令他繃緊神經,無法好好享受泰白雪的處碰。

 

「哥,放輕鬆……你太緊張了,這樣很容易受傷。」泰白雪低沉的嗓音,在綠矮人的耳邊哄著,雙手忙的不可開交。

 

「我們不可以的……嗚……」

 

「可以,我會待在哥的身邊,即便要走也會帶走你。」泰白雪信誓旦旦。

 

「不要……我才不愛你……不愛……」眼淚快把綠矮人給淹沒。

 

頑強抵抗的小嘴似乎是被吻的不夠多,泰白雪再一次吻上綠矮人的唇,設法阻止他繼續抗拒他。

 

直到酥麻的快感戰勝綠矮人的理智,手指在綠矮人身後做的事前工作也已完成,泰白雪這才放出自己的怪獸,準備潛入洞穴裡大肆覓食。

 

當穴口被碩物對準,綠矮人緊緊扒住泰白雪,泰白雪雙手置於綠矮人的臀部上,一面親吻他一面哄著:「別怕,我在這裡,不會弄痛你的。」

 

「會……你會……太大了……唔……」蕈狀物推進穴裡,綠矮人感覺自己像是要死掉了一樣,分不清楚是什麼感覺,腦海一片空白。

 

「乖,會很舒服的。」

 

「才不……嗚嗚……好痛、好痛……」

 

「不痛、不痛,別夾那麼緊,試著接納他,像接納我一樣。」

 

情話是魔咒,一句句對綠矮人施以法術。

 

綠矮人試圖放鬆自己,接納著侵入他身體裡的怪獸,忍著痛處將他完全包覆。

 

「號錫哥好棒。」泰白雪搓揉著綠矮人胸前的凸點,刺激他的敏感地帶。

 

當泰白雪又緩緩退出,綠矮人深感自己像是被撕裂了一樣,哀嚎著:「泰……好痛……真的好痛……我不要了……嗚嗚……」

 

泰白雪巴不得自己的尺寸能小上一些,這樣或許就不會帶給綠矮人那麼大的痛苦,即便如此他能然沒有停下活塞運動,直到綠矮人的小穴接受了他的存在。

 

逐漸從求饒變成忘情的呻吟,綠矮人沉溺在泰白雪的寵愛裡,泰白雪慶幸自己沒有半途而廢。

 

渾然忘了他們在荒郊野外,吸收大地的日月精華,享受著性愛帶來的快感。

 

泰白雪從背後侵襲他時會特別用力,一次抵的比一次深,綠矮人又再一波猛烈的衝擊下丟掉了自我,弄髒了身體。

 

「哥,叫我,我喜歡你叫我。」

 

「泰……泰泰……」高潮帶來的空白,讓綠矮人特別好操控。

 

「小小的身體卻把我吞的那麼深,哥很愛我吧?」如果不是,那一定是假的。

 

聽見關鍵詞,綠矮人頓時間開始想自己到底在做什麼,接著又哭了出來,泰白雪將他轉過身來好讓彼此面對面,無力的小拳,一拳拳落在泰白雪的身上。

 

強勁的頂撞讓泰白雪射進綠矮人的身體裡,滿滿的,直到溢出穴口。

 

綠矮人在哭泣中昏厥,泰白雪確定他還有呼吸心跳,默默收拾殘局。

 

對於衝動之下上了綠矮人,泰白雪是後悔的,可他不後悔對綠矮人表白,是他衝過頭了,反而擔心造成反效果。

 

總不能讓綠矮人衣不蔽體,他還是讓綠矮人穿回了原本濕透的衣物,抱著他緊緊擁在懷裡,就怕迎面而來的風吹會讓綠矮人著涼。

 

還好回到巢穴裡時,所有人全在酒精的催眠下,沉沉睡去。

 

泰白雪羨慕能和綠矮人同寢的藍矮人,安靜無息地替綠矮人更換衣物,將他安頓好蓋上被子,原本想偷親一下又打住,獨自退出了他們的房間。

 

泰白雪換了衣物,絲毫沒有睡意,坐在巢穴外的石椅上對著明月發呆。

 

如果能好好欣賞月色,在月光溫柔的照射下對綠矮人表白,或許他就不會被拒絕了。

 

等到綠矮人醒來,大概就會被趕出這個好不容易建立起歸屬感的家吧?

 

泰白雪盯得出神,直到天色漸亮也沒有要闔眼的意思,身後卻傳來一陣痛處。

 

「哥……」

 

「你如果道歉,我會想掐死你。」綠矮人不知為何醒來了,當他發現自己身著乾淨衣物,身旁的室友卻睡得東倒西歪,還不停喊著頭痛,大概也能推敲出是誰幫他換的衣服。

 

「我愛你。」泰白雪沒有要道歉的意思。

 

「你以為這麼做就能得到我了嗎?」綠矮人忍不住怒氣,又踹了泰白雪一腳。

 

「我愛你。」

 

「閉嘴。」

 

「我愛你。」泰白雪抓過綠矮人,摟進懷裡,用臉蹭著綠矮人,如同平常一樣。

 

綠矮人咬了泰白雪一口,雖然攻擊仍然無效,但他妥協了,攤在泰白雪的懷裡。

 

結局不是空想就會誕生的,是福是禍,是好是壞,還得親身力行才能得知。

 

 

-FIN-

 

從頭到尾的畫風不一致就是因為我瘋了XDDD

天啊,超級失控耶,一個BOMB讓正在買鹽酥雞的我大失控

等待鹽酥雞的同時還寫了一篇大綱腦洞出來XDDDD

他們是HE相信我,雖然我的結尾有點破,但是他們是HE!!!

我的泰錫文畫風越來越奇怪惹,這到底該怎麼解!!!!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秋織楓 的頭像
秋織楓

ฅ•ﻌ•ฅ與世界逆行

秋織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SWAG ARMY.
  • 該死。
    看了版版的文,站穩錫受了。
  • \入我錫受教得永生/(沒有

    秋織楓 於 2018/02/03 20:20 回覆

  • 酒窩拉萌
  • 要我以後怎麼面對這個童話故事啊啊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