騎虎難下.png

OOC

€架空

€把車開好開滿

 

身上的衣物不知不覺被丟置於地上,朴智旻甚至來不及思考究竟這麼做好不好,可他已經本能地坐上田柾國的雙腿,被田柾國靈巧的雙手和惡劣的舌尖,挑逗的不斷呻吟。

 

「難得這次智旻哥是清醒的狀態呢。」親吻朴智旻嘴角的同時,田柾國帶著戲謔的笑意調侃著他,掌心已經襲向朴智旻身下的硬挺,替他上下套弄著。

 

面對田柾國意有所指的話語,朴智旻感覺身體一陣發燙,正如田柾國所言前兩回他是在無意識的狀態下發生關係,完全靠本能行事,光想起這點朴智旻羞恥的想要挖洞把自己掩埋。

 

「哥害羞了呢,因為是清醒的狀態,所以我應該要表現得更好對吧?」田柾國輕咬朴智旻因羞愧而又紅又燙的臉頰肉。

 

「閉嘴……」朴智旻伸手制止田柾國的言語挑釁,大學時期田柾國總是以各種話語調戲他,甚至直接向他表明過捉弄他是人生樂趣。

 

「閉嘴就沒有辦法好好的品嚐你了。」田柾國扣住伸來搗亂的小手,這回又咬了朴智旻的頸,接著重重吸吮直到留下一個清晰可見的紅印,時隔三個月,先前留下的痕跡早已消失,重新宣告朴智旻是屬於田柾國的所有物。

 

上回田柾國也是刻意在他的脖子上留下吻痕,為了遮掩他還貼了好幾天的膚色透氣膠帶上班,同事問他怎麼了,他也只能尷尬的說過敏,但是從大家臉上的表情看來,其實人人心照不宣。

 

隨著田柾國手下的速度越來越快,朴智旻有股前所未有的快感侵蝕的腦袋,忍不住夾緊雙腿,將頭抵靠在田柾國的肩窩大口喘氣。

 

「哈……啊啊……柾、柾國慢點……」

 

田柾國沒有放過任何可以進攻的機會,右手忙於取悅哥哥的同時,左手趁勢揉捏著朴智旻渾圓有彈性的屁股肉,更不可能去理睬朴智旻的請求。

 

「先前哥可不是這樣叫我的。」眼見朴智旻的身體微微顫抖是即將進入高潮的前兆,驟然停下攻勢,替哥哥擦拭額上滲出的汗水,一臉無辜地說:「明明先前是更親暱的叫法的。」

 

田總裁往日的威嚴消失了,裝什麼無辜,朴智旻憤憤地咬了咬下唇。

 

朴智旻渾身難受,明明就快要解放了,田柾國突然鬆懈下來分明是想折騰他,朴智旻想伸手替自己先解決一發,豈料雙手立刻被田柾國牢牢捉住。

 

「不可以自己來喔,哥只要稍微修正一下,就能得到獎賞了,很簡單的。」因為他的智旻哥太可愛了,忍不住邊說邊親吻著朴智旻的臉。

 

腦海裡徘徊著稍早前田柾國播放的淫語,不自覺噘起嘴,緊閉唇瓣反抗田大總裁惡劣的請求。

 

田柾國的指腹輕輕敲著朴智旻已滲出透明黏液的鈴口,再加上拇指滿懷惡意地捏住此刻正極其敏感的龜頭,哄著頑強抵抗的朴智旻:「哥不想要了嗎?可是我看小智旻快要受不了了呢。」

 

朴智旻不想總是被人牽著鼻子走,但田柾國似乎能輕鬆補捉他的弱點,毫不客氣地對他施予精神上攻擊,下身腫脹難耐的程度在被田柾國刻意追擊後,朴智旻只能無奈地鬆口投降:「國兒……幫幫我……嗚……難受的要死了……」

 

「智旻哥好乖。」先是摸摸朴智旻的頭讚賞他的乖巧,隨後便強力地攻擊一波。

 

隨著下身被田柾國套弄的速度越來越快,朴智旻的呻吟聲也越發斷斷續續,甚至拼不出一句完整個句子,最後繳械在田柾國的手裡。

 

在無力宛如空殼狀態的朴智旻,只能倚靠在田柾國的身上,然而,田總裁頑劣的惡性格才正要顯現,沾滿穢物的右手抵壓在朴智旻的後庭花上。

 

「哥,深呼吸。」

 

田總裁一聲令下,腦袋空白的朴智旻本能地照做,吸氣的同時田柾國趁勢推入一根手指,忽然感受到身下有異物侵襲,朴智旻這才回過神來,瞪大雙眼看著田柾國玩弄著他的身體。

 

「乖,再深呼吸一次。」

 

一根手指還不是問題,但朴智旻恐懼第二根手指的侵入,搖搖頭死扒在田柾國身上不肯照做。

 

「不會弄痛哥的,聽話,再深呼吸一次。」他得趁著精液多少還有點潤滑作用時進入朴智旻的身體裡,只能再次催促著朴智旻。

 

田柾國的第二根手指在穴口前蓄勢待發,朴智旻糾結著該不該繼續這回事,看穿哥哥的擔憂,田柾國哀嘆著:「智旻哥好自私,自己開心完後就不肯理我了。」

 

「這是不實……嗯啊……指控……」朴智旻一開口想反駁,田柾國立刻趁他張口之時推入第二根手指,朴智旻最後的兩個字完全是戰敗後的無力抵抗。

 

手機隨著衣物早已不知去向,朴智旻真想立刻翻找手機,把田柾國罪惡的模樣拍起來,讓全天下的人好好認清他們所崇拜的田總裁大人是這副惡劣的樣子!

 

「看吧,就說不會弄痛哥。」正式的前置作業開始使動,雖然田柾國巴不得把自己身下的怪物塞入朴智旻的身體裡,但為了彼此可以更貼合,甚至是難得在朴智旻擁有清楚的意識下進行,他得讓哥哥有個難忘的記憶。

 

「田柾國你好煩……」朴智旻欲哭無淚,他真的很討厭田柾國對他這樣,讓他很沒有做哥哥的尊嚴。

 

身體是誠實的,如果說想抓牢一個人得先抓住他的胃,那田柾國想抓牢朴智旻,得先好好捉牢他那健忘的『胃』。

 

不過只有他單方面付出勞力太無趣了,左手拉起哥哥的小手,示意朴智旻握住他身下想要瘋狂奔走的野獸:「哥想要的話,得主動一點呀,好好安撫一下我的兄弟,免得等等他受不了強行傷害你。」

 

「你怎麼能說出這種口無遮攔的話……」朴智旻抱怨歸抱怨,小手仍照著田柾國的意思幫忙安撫。同樣身為男人,田柾國不只擁有體型上的優勢,手裡田柾國俗稱的兄弟簡直是怪物等級,難怪三個月之前他會全身痠痛,上帝果然是不公平的,多金人帥又健壯,怎麼全把優勢給了田柾國。

 

「這得怪哥太誘人。」千錯萬錯都是朴智旻的錯,朴智旻絕對是田柾國生命中最意外的驚喜。

 

他的父母是成功的企業家,卻是不合格的父母,從小對於父母的情感相當薄弱,周遭不論是誰得知他的家世背景,除了阿諛奉承還有些人甚至會看不慣而惡意中傷他,到大學時不意外也是如此。

 

但朴智旻像是只活在自己世界的人,不會特別在意世界之外的事情,不談論任何人的八卦,不在意他用假名的理由,雖然偶爾會好奇,每當他以不方便說明當作理由回絕,朴智旻只會溫柔的笑說『每個人都有想擁有秘密的時候』,體諒他的難言之隱。

 

田柾國明白,縱然他把實情告訴朴智旻,朴智旻也不會像其他人一樣改變態度,依然會是以學長的身分貼心地照顧他、關懷他,所以他貪戀朴智旻的純真,不希望有任何因素會讓這份情感變質。

 

露營那時兩個人喝著一罐又一罐的啤酒,朴智旻笑說自己是第一次喝,不知道自己的酒量如何,田柾國也是如此。也許是一罐以後兩人就開始醉了,掏心掏肺講著原本從沒有說出口的秘密,當朴智旻突然握住他的手,一面哭泣一面向他道歉並告白自己喜歡他時,田柾國已經分不清是酒精的催化下讓他失去了理智,還是因為被喜歡已久的人告白太開心,告訴了朴智旻自己的真實姓名和身分。

 

他永遠記得,朴智旻酒酣耳熱時的笑顏,甜喊他名字的迷人可愛模樣,所以他失控吻了朴智旻,甚至得到了熱情的回應,所有事情變得一發不可收拾。

 

「為什麼又是我的錯……」朴智旻嘟起嘴抗議,這是他受到委屈時不自覺的小習慣。

 

田柾國原本想當個溫柔的好男人,但是朴智旻總是不經意地撩撥他的心,體內不斷隱忍快要爆炸的衝動一觸即發,趁著他還有理智能好好善待朴智旻時,田柾國把朴智旻放倒於床上,從一旁的櫃子拿出事先準備的潤滑液。

 

這個舉動可嚇壞了朴智旻,立刻抓住田柾國的手喊道:「你是早有預謀?」

 

「算是。」田柾國大方承認,甩開朴智旻的手,再一次將兩指推入朴智旻的後穴裡。

 

「呀!你到底還做了些什麼我不知道的事情!」

 

「哥還有時間擔心這些不必要的事情嗎?看來是我不夠努力了。」田柾國話才剛說完,接著熟練地插弄哥哥的後穴。

 

上回做愛時的確是相隔多年,一開始還不上手,但是他的優點就是學習能力特別強,不用多久便能抓到朴智旻的敏感地帶,更別說是三個月後的現在,田柾國毫不猶豫地發動攻擊。

 

「唔……啊啊……哈啊……」朴智旻下意識想收緊雙腿,田柾國則迅速抵擋,不讓他順利闔上雙腿。

 

一掌壓住朴智旻的左腿內側,一邊用身體抵擋想靠攏的右腿,舔弄著朴智旻腰間的敏感地帶。

 

「癢……國兒……會癢……別舔……」朴智旻因搔癢而扭動著身體,除了癢還有一股酥麻感在融解他的理智。

 

直到朴智旻濕潤的後花可以容納三指,田柾國抓攏朴智旻的雙腿靠向自己,先是將粗壯的柱體稍稍頂在穴口,接著問道:「哥想要嗎?」

 

朴智旻尚保一絲理智,火熱的傘狀體頂在身下,感受到田柾國的小怪物有多麼飢餓,這回他擅自拋棄了理智,朝著田柾國的方向推擠自己的臀部,緩緩接受小怪物入侵自己。

 

「好乖。」田柾國推波助瀾下,猛然朝著朴智旻一頂,讓柱物整根沒入肉穴之中。

 

情慾占滿了腦內,身下被田柾國塞的滿滿,沒有一絲縫隙,田柾國先是淺淺地抽出再深深的推入,好讓潤滑液更能滋潤穴道,免得一不小心就讓他的哥哥受傷了。

 

緩慢的步調雖著彼此越發適應對方的存在,逐步加快速度的田柾國,把朴智旻的兩條腿掛在肩上,向下壓往朴智旻靠近,卻又不讓自己的重量壓在他的身上,一面和朴智旻火熱地雙舌交纏交換彼此的唾液,略微提高的臀部更方便讓小怪物直搗朴智旻的敏感帶。

 

「國……國兒……」朴智旻被情慾侵蝕入骨,呼喚田柾國的語氣像是融化的焦糖,甜膩的淋在田柾國的耳畔。

 

「哥舒服嗎?」

 

「嗯……哈阿……舒服……很舒服……」所以身體是誠實的,誰都無法否認他們的相性很好,甚至一拍即合。

 

「哥太懶惰了,自己也動一動好不好?」田柾國一面哄著小哥哥,一面流暢地變換姿勢,換他躺於床上讓朴智旻坐在他的身上,拉住朴智旻的小手要他自行動動屁股。

 

十指緊緊相扣,朴智旻撐起開始有些發軟的雙腿,乖巧地上下擺動臀部,豐腴的臀部隨著每一回向下壓,臀肉敲擊在田柾國的胯邊,啪啪作響的肉體撞擊聲,十足淫靡。

 

但朴智旻的腿力太差,反覆幾回後上下起伏的弧度越來越小,田柾國改把雙手托住朴智旻的臀瓣,讓他能好好的維持撞擊深度。

 

「嗚……沒有、沒有力氣了……」朴智旻招架不住,虛脫地趴伏在田柾國的身上,懇求田大總裁放過他。

 

「小懶鬼。」看來以後得天天抓著小哥哥上健身房,好好鍛鍊一下身體。

 

田柾國一把抓過枕頭,讓朴智旻趴枕上,力道不重不輕地摑了兩下他的屁股,要他好好把屁股撅高,因為變更姿勢被迫得讓小怪獸暫離巢穴,朴智旻撅高屁股的同時不忘搖了兩下,田柾國看見這反應,惡作劇的心態隨之上揚,只給了濕淋的肉穴兩根手指。

 

被肉棒滿足過的小口,怎麼可能願意再接受若有似無的手指,立刻引發朴智旻不滿:「我不要這個。」

 

「那智旻哥想要什麼?」手指還是很有用處的,只是他還沒有讓朴智旻體會一下而已。

 

「你……你明明知道我想要什麼……」朴智旻話越說臉越紅,沒有想到自己在意識清醒的狀況下會主動向田柾國索求。

 

「不知道,我不會讀心術,不知道哥想要什麼,說說你想要什麼?」於是手指開始在肉壁內作怪,時而輕觸、時而重壓朴智旻的敏感帶。

 

「唔嗚……你、你這個……壞蛋……」朴智旻紅著臉咬住枕頭,不清楚田柾國對他做了什麼,但是很有感覺,跟肉棒猛烈的撞擊不一樣,是令人心癢想死的感覺。

 

田柾國有自信能靠著手指就讓朴智旻抒發第二次,不過身下脹痛討吃美食的小怪物不准他的食物被搶,只好把手指抽出後,轉身躺在一旁與朴智旻保持平行,觸碰稍嫌被冷落的乳點:「哥不要這個,那想要什麼?」

 

連手指都沒得緩解搔癢感後,朴智旻淚眼汪汪地看著對他使壞的田柾國,有力氣的時候都不是田柾國的對手了,更何況現下他是半虛脫的狀態,揮過去的拳也只是像棉花糖一樣重看不重用。

 

「還是哥要叫我聲歐爸,我就給你想要的?」

 

田柾國在大學時期也曾經逼迫過朴智旻叫他歐爸,素來有萬年臭手之名的朴智旻,不意外搞砸課程上需要用到的資料,還弄壞了電腦,急著向田柾國求救,早有預感朴智旻可能會向他求救,田柾國事先幫他備份了課程資料就等朴智旻開口求他,不但成功得到朴智旻甜喊他一聲歐爸,也隨後吃了一記拳頭。

 

朴智旻咬起下唇,模樣楚楚可憐,順道也想起這段往事,一面慶幸田柾國沒有改變,一面哀痛田柾國一貫的詭異趣味。

 

「真的不想要嗎?」田柾國的臉朝著朴智旻靠近了些,手也趁勢拍了他的屁股。

 

「……柾國、國……歐爸……」朴智旻難以啟齒地喊完,剎那間萬念俱灰,恨自己的身體太老實。

 

「歐爸現在就好好的滿足你。」田柾國火速地回到自己該待的崗位上,剛才拖了一點時間,重新幫屁股眼上好潤滑液後,將他忍到極限的肉柱塞進窄道。

 

再次得到滿足的後穴,似乎更加敏感,朴智旻夾緊屁股就怕田柾國又惡劣地捉弄他,田柾國握住朴智旻的腰桿,半迫朴智旻配合他的活塞運動,每一下插的又深又猛。

 

「啊啊……國……國兒……」朴智旻忘情地浪叫著,忘了自己是誰,任憑快感控制他。

 

「哥,現在誰在操你?」擔心朴智旻爽過的頭,忘了是誰在讓他舒服。

 

「田、田柾國……我們……我們的國兒……」

 

「喜歡我操你嗎?」稍稍放慢了速度,將柱物抽出只剩傘狀物還在內,旋即再猛力插到最深處。

 

「嗯哈啊……喜、喜歡……」

 

田柾國將朴智旻抬起讓他跪著趴在牆面上,田柾國跪於朴智旻的身後,讓朴智旻跪坐在他的身上,薄唇貼在朴智旻的耳邊問著:「哥,你還愛我嗎?」語畢頂了朴智旻一下。

 

「不……我不知道……」朴智旻不確定自己是否還愛著田柾國,過去的他真的太喜歡了,逃避田柾國的那段日子相當痛苦,雖然在田柾國離開時得到了該死的解脫,但有段時間曾想過要去打探他的消息,可當時他只記得田柾國的蠢暱稱,根本無從查起。

 

「不知道?哥難道不愛我了嗎?」田柾國粗魯地壓制朴智旻的雙手,對於他的回答感到相當不滿意,身下不自覺加重衝撞力道懲處著朴智旻。

 

「嗚嗚……不知道……國……好痛……」朴智旻的雙腳因為田柾國跪在他的身下而無法閉攏,只能完全敞開接受田柾國給予他的懲罰。

 

「難道哥也能跟陌生人做愛嗎?」田柾國知道自己不該翻舊帳,他一直很怕自己會一時惱怒後傷害到朴智旻,所以他一直忍著想要朴智旻想到快死的慾望,而不去強行討要他,不然當時朴智旻跟他回家時,他已經暴躁的想要操死朴智旻。

 

又痛又爽的感覺輪流砲擊朴智旻的身體,除了喊疼跟淫叫外,他不知道該如何回應田柾國的逼問。

 

田柾國這輩子最珍惜的人,狠狠傷了他一回,縱使被朴智旻所傷,田柾國仍不斷安慰自己,朴智旻只是責怪自己在不明不白的情況下跟他發生關係,逃避他不是因為不喜歡他,是太喜歡他而害怕被他拒絕所以逃避,總是悲喜交加安慰自己,就連不在乎他的父母也察覺了他的不對勁,最終將他送往國外。

 

兜了一圈,再次回到原點,朴智旻不但忘了他,甚至也把他們之間的愛清除的一乾二淨,過去他所堅信的事情全部變成狗屁,如此殘忍的朴智旻,為什麼他就是放不下呢?

 

「只有我還愛著哥是不是太殘忍了一點?」田柾國狠狠咬下朴智旻的左肩,留下一道紅腫的齒痕,朴智旻吃痛的哀嚎聲格外刺耳。

 

一場失誤後朴智旻更加愛惜自己的身體,盡量避免任何可能碰酒的可能,若不是三個月前心情差而貪杯,他仍是只跟後輩發生過關係的單純男子。二次犯錯後朴智旻氣自己為什麼會跟陌生人發生關係,甚至跟陌生人開始糾纏不清,直到發現那個陌生人就是後輩時,不免令他鬆了一口氣。

 

那段曾經使他強迫自己忘卻的痛苦單戀,因為跟陌生人上床而自責不已的心情,甚至是最後得知田柾國愛著他又驚又喜的種種心情,他該如何向田柾國說明呢?或許聽在田柾國的耳裡反而一切都像是藉口吧?

 

他是高高在上的田總裁,而他只是一個平凡的小職員,他們能有結果嗎?握不住的手終究得失去吧?

 

不論他再如何隱藏過去深愛田柾國的記憶,每當他在夜深人靜的寂靜時刻裡失眠,便會憶起曾經有個人,縱然是深更半夜被吵醒,仍會不厭其煩地陪他說話直到他睡著。

 

無法掙脫的性愛姿勢,朴智旻能做到的反抗只有哭泣,讓淚水隨著高潮一同綻放開來,朴智旻的淚水共伴精液一同滴落於田柾國的腿上,田柾國在最後一波猛力頂撞後,扎扎實實地全射在朴智旻的後穴裡,在他射完後朴智旻癱軟在他的身上啜泣,田柾國摟緊他一同往床上躺倒。

 

-to be continued-

 

>>>>>

其實這篇是我的第一篇國旻肉文wwww

只是他比夏戀還要晚發表,所以感覺上像是第二篇,實際上是第一篇!

希望大家看肉看得開心之餘,不忘給楓楓留個言,告訴我國旻肉有多好吃(?

實體書的部分,還在企劃中,之後消息會持續更新在痞客邦這樣。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ฅ•ﻌ•ฅ與世界逆行

秋織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4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4)

發表留言
  • 訪客
  • 超級好吃😋😋😋❤️
    大愛楓楓😘😘💕
    不過朴智旻叫田柾國歐巴真的太犯規啦😜😜
    期待下篇朴智旻完事後的態度)在說什麼😂
    加油😘❤️
  • 謝謝喜歡~我好害羞>///<
    叫歐爸真的是超犯規沒沒有錯www
    下篇會好好交代的!謝謝親辜!

    秋織楓 於 2017/08/20 13:09 回覆

  • 肥魚媽咪
  • 好期待實體書餒...
    國旻汪的我很滿足....謝謝呦😍
  • 能得到國旻汪汪們的認同我也很滿足!!
    實體書的部分單單要公告在痞客邦太不即時了!
    所以我創了粉專,如果想追蹤後續文章跟實體書消息可以FO粉專
    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fung979594/

    秋織楓 於 2017/08/21 22:10 回覆

  • 訪客
  • 嗚嗚嗚超級無敵好看(´Д` )
    太滿足了好讚👍
    可以催更麻哈哈哈
  • 催更XDDDD 不要啦 我都是因為修稿而拖稿的XDD
    不是因為真的寫很慢...
    謝謝親辜~~

    秋織楓 於 2017/08/21 22:12 回覆

  • 訪客
  • 讚!
  • 謝謝>//<

    秋織楓 於 2017/08/21 22:13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