※現背

※交往前提
 
大雨嘩啦嘩啦地沖刷玻璃窗面,原來熟睡的夢中人被驟然下降的傾盆聲響所擾醒,擔憂家中其他區域未關上的窗戶會讓雨水潑灑進來,鄭號錫連忙跳下床去巡視屋內尚未關閉的窗戶。
在屋內繞了一圈,確認窗戶都有確實關上,他的任務才到此結束。
深夜四時,多麼尷尬的時間點,該是眾人沉睡的時間點,他卻被這場雨擾亂了清夢。
望著那扇白色的木質房門,以往在這個時間點醒來,還能湊巧聽見某個大孩子在遊戲對戰時的失控指揮,可近日只有無比的寂靜,今日更多了雨聲相伴。
回到自己的房裡,眼見熟睡中的室友絲毫不受霎霎雨聲所影響,然而他的睡意早已悄然離去。
鄭號錫拿起手機走到客廳,躺在沙發上把玩手機,即使在這個不早不晚的尷尬時間點,還是有不少阿米在官咖上留下對他們鼓勵的話語。令他感覺自己似乎也並不是那麼孤單,雖然很想勸戒阿米們早點睡,但此刻的他,縱然留言也絲毫沒有說服力,因此作罷。
窗外的雨勢不見趨緩,本該是閃閃爍爍的街燈夜景,現在僅能看見霧茫茫的一片灰白。
 
想起那個不在家的大孩子,是正在周遊夢鄉呢?還是和平常一樣玩遊戲玩到忘了時間?
這是他不在家的第幾天?
突然對時間感到迷茫,印象中那孩子告訴他拍攝順利的話,兩三天就能回家。
今天是第幾天?
看著手機的日期,一股名為想念的思緒竄入腦海裡,想念他那瘋瘋癲癲說著讓人不好理解的四次元話語,想念他不知長幼有序的平語挑釁,想念為了討好他而撒嬌的無辜模樣,原來他才離開第三天。
依那小子聰明的腦袋和認真的態度,今天應該能順利回家吧?
一個失神,鄭號錫不經意按下發送鍵,一句『今天會回家吧?』的心裡話,就這麼地發送了出去。
 
「啊西……」眼見一時失手造成的錯誤,鄭號錫忍不住低聲咒罵了幾聲。
想像那小子醒來看到訊息的驕傲神情,鄭號錫只能把頭埋進沙發的抱枕裡哀號,對於失誤後悔莫及。
更罪該萬死的是──訊息得到了回應。
鄭號錫決定裝死不給予任何回應,也不敢面對那小子回了些什麼。
聽聞震動的聲響從一聲、兩聲短音,最後變成來電震動,對方甚至努力不懈接連打了兩通、三通逼得鄭號錫不得不面對現實。
 
「哇──哥,你怎麼醒著?難道是想我了?」
單憑話筒裡傳來雀躍的語調,鄭號錫就能憑空想像另一頭的神情會有多麼可惡,蹂躪懷中的抱枕,鄭號錫努力保持冷靜的回應:「雨下的正大,我起來關窗戶。」
「關窗戶好像跟我回家沒有直接的關係呢,哥就不能坦白點,承認你在想我嘛!」話語裡明顯藏不住的笑意,時不時能聽見憋不住的偷笑。
「金泰亨你是吃飽撐著沒事幹嗎?去拍戲就早點休息啊,免得早上水腫鏡頭前難看。」
「劇組在趕拍,我剛剛才拍完呢,累到不行。還好是哥的訊息,又讓我活過來了。」
金泰亨猝不及防的吐實,讓鄭號錫的怒火瞬間消失殆盡,確認一眼手機時間後,取而代之是滿腔的不捨,但他卻陷入沉默裡,不知道該從何開口。
「我很想號錫哥喔,非常想。」金泰亨從不羞澀表達自己的愛意。
這回新戲的角色戲份雖然比以往的還要多,但跟主角的份量相比還是有落差,論演員輩分他還只是個菜鳥,早早待機晚晚結束拍攝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。
每當他背完台詞,反覆練習演技,仍在片場等待的發慌時,他會開始翻看他和鄭號錫之間的聊天內容,偶爾傳上兩句撒嬌討安慰的訊息便能一解空虛。
長時間待機後,再用盡全力做到最好直到拍完戲,金泰亨有再多的體力也已疲憊不堪,剛踏進飯店房間裡隨即收到鄭號錫的訊息,在這不尋常的時間點令他又驚又喜。
 
比起金泰亨,他確實對於愛情比較笨拙,一方面不想讓金泰亨得寸進尺,一方面他也不擅長表達心意。
拍戲自然有辛苦的地方,沒有接觸戲劇的鄭號錫,此刻才明白拍戲遠比他想像中的還要辛苦許多。
窗外的雨似乎又下了更大些,鄭號錫依舊沉默,幾乎快讓雨聲淹沒話筒。
「號錫哥,這時候說想我的話,只有我聽得到喔,其他人絕對會因為下雨聲聽不見的。」金泰亨分明在話筒的另一頭焦急等待,害怕雨聲會逐漸將靜默時的呼吸聲給淹沒,他只能換個方式來誘導自己的愛人說出真心話。
 
他們在一起的那一天,外頭亦是下著滂沛大雨,金泰亨也同樣說了這句話。
『現在除了我們兩個人,其他人是聽不到的。』
再平凡不過的話語,卻像是撒上了魔法,讓鄭號錫侃侃而談隱藏許久的心聲。
 
「泰亨啊。」他承認,家裡少了金泰亨很不是滋味,心裡總有一股莫名空蕩的感覺。
「吶。」
「今天會回家的吧?」比起文字,口頭上提問會更好吧?
「晚點就會回家了。」遠赴外地拍攝,時間就是金錢,一分一秒都是製作成本,為了能順利在預定時間內結束,劇組完全發揮了百分之兩百的實力在拍戲,金泰亨也想早些時日回到戀人身旁,而不是透過沒有溫度的文字和無法看清反應的話筒。
「我好想你,快回家吧……」
「因為想著我所以睡不著嗎?」
「真的是為了關窗戶起床的,只是多看了你的房門兩眼,想念好像就跟這場雨一樣不會停了。」
「大概是上天聽到了哥的心聲吧,才會選在這時候下起雨來,讓哥能自在的傳達你有多麼想我。」金泰亨不自覺握緊了手機,如果可以他現在就想直奔回家,礙於全劇組是一起搭車來的,他擅自脫隊會造成不必要的麻煩。
鄭號錫蜷縮在沙發上,無比想念金泰亨總愛賴在他身上的溫度,不論如何抱緊懷中的抱枕,也比不上金泰亨的一個懷抱。
「是你施下的魔法吧。」
「噢不,如果我會魔法的話,肯定是施下瞬間移動的咒語,這樣我們就能待在彼此身邊,不論我們在哪裡。」
「你這個傻瓜……」鄭號錫被金泰亨天真的反應給逗笑了。
「號錫哥快點休息吧,晚點就能看到我了,看到我的時候記得也像現在一樣坦率的抱抱我呀。」
「我睏了,早點休息,晚安。」不等金泰亨的回答,鄭號錫突然清醒過來,逃避似的說完話後隨即切斷電話。
透過通知欄查看金泰亨打電話前的留言,不外乎是『哥怎麼還沒睡』、『別想我想到睡不著呀』讓人煩躁到火大的訊息。
睏意在結束通話後襲捲而來,鄭號錫才剛起身要回房補眠,手機又傳來訊息的震動。
 
『晚安,我的號錫哥。』
 
 
-FIN-
 
 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秋織楓 的頭像
秋織楓

ฅ•ﻌ•ฅ與世界逆行

秋織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訪客
  • 哇~~~ 謝謝~ ❤❤❤我愛VHope!!! 寫得好棒!!! 看不夠~ 😂😂😂
  • 謝謝你~~

    秋織楓 於 2018/02/07 23:40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