*此為7月鬼灯翁突發內文試閱

*完整內容為R18,部分內容不公開

夕陽餘暉灑落在桃花源,大病初癒的白澤想要出門走走,接連躺了兩天也夠難受的,渾身飄忽忽不像自己的。

 

微風吹落桃花樹上朵朵桃花,落花紛飛,遊走在茜色彩霞之間,身上的白袍也有被染紅的錯覺。

 

白澤始終念念不忘幾日之前與鬼燈交歡的場景,一幕幕猶如眼前的落花般,片片清晰卻也步步凋零。

 

伸出手握住即將飛落的桃花瓣,使不上力的手,只能輕握。

 

或許,他對鬼燈的感情也是如此,只能輕取卻不能永恆。

 

白易於染色,染上什麼變成什麼,正因如此,心底的那抹黑,無法消散。

 

「噯,怎麼總想他呢……」在房內悶的發慌,想出門走走,可就連踏出家門欣賞美景,腦海裡仍是那去不掉的身影。

 

來回在翩翩飄落的花瓣雨下踱步,想給自己一個不想他的理由,然而又怎麼會知曉,不論他想到什麼就能想起他。

 

胸膛隱隱作疼,因為--太思念。

 

「白豬,好端端的做什麼在這裡破壞美景。」

 

「你才好端端得來破壞景色吧。」白澤一聽見是鬼燈的聲音,便立刻回首叫罵。

 

「我可不希望你的怪病傳染給桃花樹。」鬼燈輕撫粗壯的桃花樹幹,樹木成長不易,不容怪病襲上。

 

白澤輕哼一聲,走往更遠的地方:「多事的輔佐官,改當樹醫好不好?」

 

鬼燈不知不覺跟上白澤的腳步,緩步走在白澤的身後,舉起手接住一片桃花瓣。

 

「獸醫比較有趣。」

 

「嘖,真挑。」

 

白澤真認為自己的病還沒有完全好,要不然怎麼會連鬼燈手裡的花瓣也吃味。

 

撇過頭,猜不透自己想要擁有鬼燈什麼。

 

「這兒的花開得真好。」

 

回眸望向距離五步之遙的鬼燈,掌心竟有股衝動想向前捉住他,緊握拳頭克制莫名的慾望。

 

彩霞無法在鬼燈身上留下色彩,依然是高傲且令人捉摸不清的黑。

 

「依你認為黑色能染上什麼色彩?」

 

鬼燈耳聞問題,嗤笑一聲。

 

「那你認為呢?」

 

「是我先問你問題的!」

 

「答案不是淺顯易見嗎?」

 

回神時,鬼燈已距離白澤三步之遠。

 

「不要把問題一直丟還給我。」

 

「黑能掩蓋一切,白不也能從中渲染開來?」因為牽掛,所以甘心情願染上你的色彩。

 

剎那之間,鬼燈揪住了白澤的衣袖,他們便無距離。

 

白澤似乎能明白些什麼,但可能嗎?在鬼燈身上留下顏色……

 

不卑不亢,靜靜凝視對方。

 

桃花雨中,黑白對立。

 

「過去縱然我們互相較勁,遇上任何難題也必有解題之道,如今我們之間複雜難解的題,該不該解?」

 

床榻上的溫暖,如果只是一時的意亂情迷,那不如不要期待、不要眷戀。

 

「若要我說出情情愛愛那些膚淺的詞句,你大可不必期待,但我在乎你。」

 

傲氣,不容互吐說情愛。

 

「何須期待?」倘若心裡有我,在意便好。

 

捉住鬼燈的衣襟,傾身狠吻鬼燈的唇。

 

不需說愛,只需心中有個彼此,默許對方任意在自身殘留氣味、溫度,此生足矣。

 

幾日久別,今日難得見上一面,白澤極具挑情的索吻,令鬼燈想起那日白澤在他面前放蕩不羈的姿態。

 

一個勁,橫抱起白澤往桃花源更加深入的地方走去。

 

「你這是要帶我去哪?」

 

「做野獸本能之事。」

 

 

>>試閱在此結束,其餘內容將收在七月鬼灯翁突發本中<<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秋織楓 的頭像
秋織楓

ฅ•ﻌ•ฅ與世界逆行

秋織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路過
  • 請問完整版要在哪裡才能看得到呢?跪求(我超級喜歡大大的文的,剛入教不懂,求解)
  • 不好意思,這裡只是試閱,完整版是收錄在"問花落"這本刊物裡,目前該刊物已經完售不會加印了!謝謝你的支持!

    秋織楓 於 2017/06/27 12:58 回覆